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八章(4):我不喜欢旅游  

2009-11-11 08:15:28|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牵马的安排上,无论明永、雨崩还是亚丁,都采用了公平分配的办法。但这些村子在建家庭旅馆的问题上,却搞起了内部竞争。如明永村的一些人家刚从牵马赚了点钱,便贷款兴建旅馆。为了符合团队接待的需要,旅馆节节升级,从几张铺位的民居接待,过渡到双人间、三人间,再升级为带卫生间的标准间。由于旅游模式单一,客人一般只呆一晚,看了冰川就走,致使大部分旅馆接待能力过剩。2006年,离德钦县城只有10公里的飞来寺村一下建起许多旅馆。因正好面对雪山,风景极佳,好多游客当天就从明永返回,住在飞来寺看日出,严重威胁到明永家庭旅馆的生存和发展。但飞来寺村的人又说,2007年五一长假期间,许多游客都跑到雨崩去了,他们的生意也不太好。

另一个隐含的麻烦,是村民在面对强势的政府和公司时,如何保证取得自己的那一份所得。例如门票,县旅游局开始跟明永村谈的时候,说他们可以分到收入的百分之二,但还没过一年,就没有了。小扎西说:

“要是真的一直都分给我们的话,单门票,就可以分到好多钱。即使是百分之二,也可以分到好多。但是不分给我们。那时候门票不贵。现在门票涨价了,一张60元,和我们牵马上山走一趟的价钱一样。游客买门票进来后,还不一定骑马,一半人会骑马一半会走路上山。我们单算骑马的人数,就已经很多了,但我们一样也分不到。”[1]

前面说过,当地人普遍认为旅游业和冰川的融化有直接关系。明永人渐渐清醒过来,意识到旅游业也包含着危险。雪山是藏族共有的圣地,目前只有少数村子受益的旅游模式,早晚会被打破。也有人指出,只顾赚钱,不管环境和文化遭到改变和破坏的行为,必然导致严重的后果。扎西尼玛说起他的担忧,语气颇为沉重:

“外村人说这是一个圣地,圣地是大家所共有的,共享的,属于大家的。大家在这里朝拜。现在明永村为了一时的经济利益,带那么多人到冰川上去旅游,结果进去的人多了,什么样的人都有,冰川就开始消融。这个就是‘查堵’,‘卡瓦格博查堵’,意思就是卡瓦格博发怒。这个冰川破坏了,不仅仅是明永不能找钱的问题,这是神山发怒了,我们大家都跟着受罪。神山一定要把灾难降临到我们每一个村子,每一个人头上。”[2]

其实,明永人心里非常清楚:维护冰川,并不是简单地保护一种自然环境,而是要维护自古以来人与自然结成的神圣关系。只有这种关系,才能保证冰川永不退缩,保证雪山的子民世代安康。有一个全村人都知道的故事,是这样讲的:

“以前松若活佛从印度来到这里,先在雨崩的笑农修行7天,之后又到我们的乃崩修行14天,在那里看见卡瓦格博的宫殿。

活佛到洞口晒太阳,看见一头黄牛在坝子上吃草,他觉得这个地方很有灵气,见莲花寺与太子庙之间连着雄伟的冰川,是一座胜乐无比的宫殿,适合建庙,这里空气清新,视野开阔,森林茂密,百兽欢聚,水也好,派两个人下去看有牛屎的地方,冰多路难走,村里人还帮忙开路。当时有条小路到太子庙那里,到莲花寺有岩石挡着。活佛说,我把神麦撒在哪里,就在哪里开路。到莲花寺,看到冰川一直连到太子庙,野兽和马鹿在冰川上来来往往,活佛看了说;这冰川世代不会融化。

古话讲:冰川不化,明永人家不败。”[3]

在四川的亚丁,村民们也有同样的担心。2005年郑寒和卓玛在那里调查时,一位叫扎西的男子说:

“有游客来,对我们有好处。但游客进来会带来很多垃圾,我们也担心会玷污我们的神山,玷污神山对我们不好,但我们又担心要是没有游客来,我们就没有钱买吃的穿的。以前没有游客的时候雪山上雪厚得很,现在雪一直在化。”

2003年8月29日,我们在亚丁的日瓦乡(现在改名叫香格里拉乡)听益西老人讲神山的故事,他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观世音菩萨曾经说:我的雪白的时候,你们来转经,菩萨会保佑你们。如果雪没有了,就不要来转,没有雪就没有佛法。”

原来,神山的颜色有如此重要。卡瓦格博山下的村民一直在关注冰川的色彩变化。冰川变黑了,变脏了,他们就焦虑不安,认为是登山者、旅游者的践踏得罪了山神,才显示出不祥的预兆。的确,德钦的、稻城的藏民,都把雪山看成佛法的象征,与雪山有关的一切都被赋予“洁净”的意义:烧香要用发出清香的柏树枝;祭祀山神要选择农历的十五、二十五、三十才吉利;指点雪山要像对活佛一样,手心向上五指弯曲而不是用一根手指。

旅游业固然改善了许多地方藏民的生活,但目前这种粗放的大众旅游方式,也在侵蚀着藏文化的根基。已经有一些人在思考这样的问题:是要维护藏族人基本的生活和信仰,还是要把自己变成演员,为一点金钱去满足世俗的欲望?2008年拉萨事件,一度导致迪庆州的旅游跌落。现在,许多原本要跑西藏的游客都跑到香格里拉,使迪庆的旅游畸形繁荣。但很多本地人已经有所醒悟,依靠旅游,便是依靠外人的施舍过日子。为此而丢掉自己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值得?

2006年12月,参加完明永的旅游培训会后,我们乘车返回德钦。路上,一位坐在后排的阿尼(老爹)忽然说:“我不喜欢旅游。最好旅游晚一点到我们村子。到底要不要做这件事,我们得和村民好好讨论讨论。”我有些惊异,但很快明白他话里的含义。在见识了旅游带来的好处和问题之后,当地人开始认真思考了。他们不想再盲目地跟从别人的建议,被动地应对外界的挑战。他的话,让我想起亨利王子考察德钦时记录的一首藏族民歌,那歌这样唱道:

大哥,请问头上的红丝巾是你的还是借来的?

如果是你的,你可以用到永远。

如果是借的,哎,你只能享受三天。

大哥,请问你胸前的圣物盒是你自己的还是借来的?

如果是你的,你可以用到永远。

如果是借的,哎,你只能享受三天。

大哥,请问你腿上的彩色绑腿是你自己的还是借来的?

如果是你的,你可以用到永远。

如果是借的,哎,你只能享受三天。[4]

一边是作为命魂的雪山,一边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各人都会凭本性挑选其一,因此也选择了三天的享受或永远的归宿。

 

雪山之书八章(4):我不喜欢旅游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建在飞来寺村的旅馆。现在,面对雪山的山崖边建了一堵三米高的墙,把雪山全部挡住。

游客要拍照,必须交门票。唯利是图的大众旅游,也损害了游人的利益。2003年羊年期间,

连藏区来的朝圣者都要交钱才能转山,引起很多冲突。后经交涉,这项荒唐的措施才取消。

雪山之书八章(4):我不喜欢旅游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明永村的停车场。由于该村只有看冰川一个活动,大部分游客都不在村里住。许多盖了

宾馆的村民欠下大笔贷款,无法偿还。



[1] 参见《神山》。

[2] 根据2002年项目讨论会发言记录整理。

[3] 参见扎西尼玛《冰川》(纪录片)。

[4] 亨利.奥尔良《云南游记》217页。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