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八章(2):村民变成了马夫  

2009-11-01 07:17:27|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村民变成马夫

明永的男女老少从此当了马夫,在两、三年中便脱贫致富。1999年,该村统计表显示,全村的旅游总收入为30万元,而同期林业产品(核桃、水果、松子)的收入才有20932元,牵马的收入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来占收入第一位的菌类采集(主要是松茸,当年收入19800元)。

按照德钦县旅游局的统计,明永村2000年的旅游收入增长到40万元。在2006年12月的生态旅游讨论会上,明永村的老人米巴阿尼说:“1998年开始旅游牵马,那年每家挣了2000元,以前挣不着那么多。第二年每家8000元。2000年挣到一万,2006年挣到5万。”他说的收入比统计数字要高。米巴阿尼说每家牵马所挣的那么多钱,指的不是平均数,而是公平分配的结果:

“以前牵马的事没人管理,各人抢游客。体重轻的游客大家都要,体重重的没人带,为此和客人吵架。旅游局长次仁尼玛来了,让我们组织马队,给我们买了马鞍。政府把路修通了,旅游管理的事情我们自觉做起来。”

村长大扎西回忆当时的情况,说:

“牵马的价格是物价局来定的,那天在我家开了个会,决定上冰川来回一趟80块钱,只上山收60元,由客人抽签决定骑哪匹马。马夫觉得不划算,我说抽着哪个是各人的运气,这样大家才公平。”

2006年,明永村的马队长换成了贾都和阿亚。在12月的生态旅游讨论会上,他俩介绍了马队管理的方式:

“以前马的事由村长管,后来改由马队长管。马队成立的时候,社干部、51家人的家长聚拢来开会,他们都是村里的老人和懂事的人。大家决定给每家的马、骡子编号,按号数轮流牵马,很公平。这个开始的决定很重要。在现场不能挑选游客,客人都来抽签,抽到谁只有认了。为解决体重的问题,在上马的地方摆了一个秤,超过120公斤的客人就不要骑马。如果实在要骑的话,加一点钱,找匹壮的骡子驮。

马队长每天的报酬是10块钱,我们不是看上这10元,抽包烟也要那么多。是为了集体。开始的投资靠政府,光修路架桥就投了3亿多,以后的管理靠自己。即使人家到你饭馆吃一碗米线,你也要恭敬地端上去。你诚心对他好,他会感激你,甚至给你钱。”

1998年8月,我到白塔处看过怎么抽签。当时的马队长小扎西手里拿着一叠纸片,上面写着马号。要骑马的客人到他跟前抽一张纸,上边写着几号,就乘几号马。这样基本可以避免大的争执,但小的矛盾还是难免。一天在明永活佛家厨房里吃饭,活佛的妻子玉梅聊起牵马的事,讲了个笑话。她说马夫最怕抽到当官的,吃得多胖胖的游客,这种人叫“甲炮”,甲指汉族等外地人,炮是胖的意思。客人抽签的时候他们会挤上去看,一看抽着这样的人,就会大叫:“划不着了!霉了!霉了!”弄得当官的客人很不高兴,说明永人心不好。一次活佛的弟弟抽着一个200多斤的大胖子,才走到村口马就驮不起了,只得请他下来,把钱还给他。如果抽着小娃娃或个子小的女人,就很划算,反正都是80块钱。

8月17日那天在活佛家,我还碰见一个老外跟大扎西吵架。那是一对夫妻,女的是法国人,近60岁,男的是香港人,40多岁,带着一个女孩一个男孩。女老外说他们昨天自己到村里找人牵马上山,不要看冰川,要到处逛逛,村长不同意,要他们去抽签。女老外懂汉语和藏语,轮换着两种话气呼呼地嚷:

“他们什么都有,这么好的风景,就是没有脑子!在四川松潘,客人可以随便租马,上山住几天,要去哪里都可以。我在这里跟他们商量,每天照样付80块钱,只要一个向导,不要其他人,去山上转几天。我骑了30 多年的马,怎么照料马还会不知道!我们自己出去住帐篷,不要他们操心,他们还不干!这里的人就想把老百姓控制起来,不让他们自由竞争,赚更多的钱。”

他老公也接嘴抱怨:

“这里什么条件都有,只要动动脑筋,不要只会直上直下,老去一个冰川。”

大扎西跟他撇不清楚,我从旁边帮忙解释:这里的人首先考虑的是收入公平分配,你一个人的马连租三天,对别人就不公平。说来说去,跟那两夫妻还是讲不明白。女老外一怒之下,饭也不吃地出门散步,玉梅生气地说:

“外国人嘴大大的,能讲得很。我一点也不喜欢!”

尽管有些不愉快的事,明永的马队依然照大家商定的方法管理,在村民内部保证了收入的公平分配,没有引起大问题。

2006年游客来得太多,骑马的费用也随之提高到120元(其中含3元保险)。加上景区管理局收的63元门票(含3元保险),游客付出的不算少。但村里人都知道,这里的自然条件在世界上是数得着的,只要服务到位,只要全村人团结,客人会源源不断地来。米巴阿尼去过大理的鸡足山,说那里周围有很多村子,都争着牵马,没有合理的组织,形成恶性竞争,爬那么高的山,马费才50元,大大损害了当地人的利益。明永则采取了共同富裕的马队管理形式,致使各家的牵马收入大致相同,以下是1999年我们对9家人的收入进行调查的结果:

 

明永村1999年旅游业收入(单位:次、人、元)

 

                     旅游业

 

牵马

  

家中接待游客

小卖部收入

(元)

 

次数

收入

  人数

收入

 1

  108

  8424    

家中有车,专门开车接送客人,收入1万多元

 2

  108

  8000

   20

   300

 

 3

  108

  8000

卖酒300斤,收入600元

 4

  108

  8000

接待过游客30多人,但没收钱

 5

  108

  8000

    无

 无

 6

  108

  7900

    无

1000

 

 7

  108

  8000

    无

 

 8

  108

  8000

    40

不收费

 

 9

  108

  8000

家中开有食宿点和小卖部,总收入6000元

参见《卡瓦格博拟建保护区对当地社区的影响》项目报告。

 

2003年,隐藏在雪山峡谷里的雨崩村,又变成了德钦地区第二个因旅游富裕起来的村子。由于适逢卡瓦格博的本命年羊年,大批游客跟随朝圣者而来,雨崩也成立了马队,各家纷纷贷款建旅店客栈。忽然之间拥来的财富,让明永和雨崩这两个原本最穷的村庄面貌大变,人心大变。这变化使村民们兴奋,又让他们困惑不已。他们对冰川融化的担忧,对村里人际关系淡漠的担忧,都是内心困惑的表现。米巴阿尼说:

“我们现在才相信开发旅游是真的。可忧虑以后游客多了,我们这代人还可以靠旅游吃饭,子孙后代呢,还能不能靠得住?我们不习惯尝这个甜头,尝了,将来还能不能回头下地干活,还不晓得。现在的年轻人没受过苦,只看到外地人带着大笔钱来消费。他们只知道管自己这一辈子,想不到以后了。”

雪山之书八章(2):村民变成了马夫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明永村的停车场

雪山之书八章(2):村民变成了马夫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牵马的小伙子展示马票

雪山之书八章(2):村民变成了马夫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每天为游客牵马,成了村民的主业。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