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九章(2):山名改变的由来  

2009-11-23 08:21:09|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藏族人的心目中,卡瓦格博的历史脉络是清晰可辨的。有足够的文献证明,他的名字和相关的信仰源远流长。那么,“梅里”这个名称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2003年6月24日下午,我跟着仁钦老师一家翻越海拔4815米的说拉山口,沿一条溪流往下走了4个多小时,临近傍晚到达澜沧江边的梅里石(梅里水)村,这里的海拔是2200米。梅里石村上面的山峰叫“梅里”,村庄因山而得名。“梅里”一词为德钦藏语“sman ru shod”的汉译,意思是药山。[1] 原指今佛山乡境内从鲁瓦到溜筒江之间的一段山脉,是当地的一座小神山。该山脉与卡瓦格博相连,其分界线就是我们经过的说拉垭口一线。经此有一条古道,翻过说拉垭口进入西藏。从德钦去西藏有两条道路,一条从德钦(阿墩子)经盐井到昌都,这是云南商人入藏的大道;另一条是从盐井到溜筒江,过溜索(后改为吊桥)到澜沧江西岸,前行至梅里石村,然后爬山翻越说拉垭口,进入西藏察瓦龙地域。

梅里雪山与卡瓦格博同属怒山山脉,山峰相连,但各为不同的雪山,当地村民不会把他们弄混淆。若以藏族传统的南北外转经路线作分界,卡瓦格博神山的大致范围是:北起佛山乡的梅里石村(又作梅里水),此为外转经必经的北部要道,南至云岭乡与燕门乡毗邻处的永支村,此为卡瓦格博的南部要道,整个范围包括了卡瓦格博山脉的东坡和梅里雪山的南段。如果以行政区划来区分,卡瓦格博雪山主要分布在云岭乡的境内,梅里雪山则分布在佛山乡的境内。

在1930年代以来的汉文地图和记载中,卡瓦格博被称为“白浪雪山”、“白雪神山”、“白山娘”、“雪山太子”、“太子雪山”、“白雪山”、“白色雪山,”[2] 这些名称,均为当地藏语称谓的意译:“白雪神山”直接来自卡瓦格博名称的含义;又因卡瓦格博几个主要的山峰,有一个是他的妃子,另一个是他的儿子,所以有“雪山娘”和“太子雪山”两个汉名。[3] 而使用“梅里雪山”一词来指称卡瓦格博雪山,是1950年代才出现的事情。

20世纪50年代,解放军从德钦进藏,其中一支部队到梅里石村,由此往上翻越说拉垭口,进入西藏察瓦龙的地界。当时,从德钦方向进军西藏的是解放军驻防滇西的14军42师。该师125团3营于1950年4月从剑川急行军15天,17日赶到阿墩子,临时接管了德钦设治局,建立县政府。接着,大批进藏部队在德钦集结。[4] 为了解藏族的风俗习惯,解决语言交流问题,部队在当地找了一些教员和翻译。有村民告诉我,荣中村的退休老师李鸿基,那时曾做过部队的翻译。

和李老师聊天的时候,他谈起了当翻译的事:

“1950年初,听马帮的人讲丽江、鹤庆已经解放。我想看看解放的地方是什么样子,也想回老家看看亲戚,便跟着马帮去了。2月份出发,8月份到鹤庆。见街上都是解放军,其中还有个滇西北游击队,里面有个藏族骑兵队。那时解放军要解放西藏,要懂汉语和藏话的人当翻译。通过介绍,我和一个伙伴在鹤庆新城参军,那里住着126团,那时都是志愿兵。我们学习一段时间就跟解放军进藏,配合昌都战役,走到盐井,察瓦龙一带。我在营部做政治思想工作,叫联络员,负责跟群众联系。”

李老师跟随部队追击藏军,到了梅里石:

“解放军一到,藏军就跑了,战没有打着。我们一营、二营两个营从德钦出发到溜筒江,过了铁桥,再赶到梅里石村。吃了一顿饭,第二天爬梅里雪山,爬一天都翻不过去,到晚上才到半山腰,只得休息,吃饭。天黑命令下来,又出发到山顶上包围藏军。我们悄悄地走,不准打电筒和吸烟。我们都没去过,当地梅里石的一个老乡带路。半夜爬到山顶,他们已经跑了,碉堡里火还没熄。马上追下去,在山脚抓着一些人,大部分跑了。藏军大多用火药枪和英国枪。大概是以前英国进攻西藏留的枪吧。有一部分七九步枪。他们武器不行,没有训练过。解放军人又多,他们咋个打得赢,直接是跑了。澜沧江东边是125团一个营,打了一仗,没有伤亡,迫击炮和重机枪一打,藏军个个投降。抓着藏军,把他们集中在碧土,只有我一个会说藏话,便把营长、教导员讲的话翻译给士兵听,他们没有军装,和老百姓穿一样。叫他们不要怕,解放军是为人民打仗的,你们愿意当兵的留下,不愿意的自己回家。抓到甲本(100人的领队)一个,另外两个军官。大部分士兵回家,军官留在喇嘛寺,有军人守着。回家的根据路程远近给路费,银钱,一个人给两块,他们拿着钱喜欢死了。武器全部交了。”

昌都战役之后,大部队深入到西藏内地。为保证给养供应,42师专门配备了一个辎重团,从大理、丽江运送入藏的物资,由15个马帮总队的1300匹骡马驮运,里程是从42师师部驻地丽江到西藏察隅,全程2000里,沿途有43个马站。物资运到梅里石山上接近说拉垭口的米久布公(称4兵站),再由辎重团接送至察隅的竹瓦根。这段路途中有27个站,全长600里,跨越近10座雪山,而负责梅里雪山段的是4连,他们要把送上来的粮食用马帮或人力运过梅里雪山的说拉垭口,交给山那边的另一个运输连队。这次运输行动,该连在梅里雪山上住了26天,把30万斤粮食运过了雪山。[5]

为了进藏而翻越雪山的解放军,在德钦最先认识的山峰不是卡瓦格博,而是梅里雪山。据迪庆藏学家王晓松考察,解放军由德钦经梅里石和说拉垭口进藏时,在军用地图上标出了“梅里雪山”。1957年,云南省交通厅修筑从德钦到西藏盐井的公路,下属的测绘大队在制作大比例尺地图时,便以军用地图为据,将德钦境内澜沧江西岸的怒山山脉均标为 “梅里雪山”,甚至把海拔6740米的主峰也标为“梅里雪山”,而把旁边较矮的“神女峰”(缅茨姆)标作“太子雪山”,这种用法便相沿至今。[6]

自中日两国合作攀登卡瓦格博以来,“梅里雪山”一词的使用变得越来越混乱,原因是中日联合登山队使用的地形图,是云南有关部门提供的,它延续了1957年的标识,把卡瓦格博一直叫做“梅里雪山”。参与这一行动的京都大学学士山岳会(AACK)和中国登山协会把联合登山队定名为“中日(日方叫做“日中”)友好梅里雪山峰合同学术登山队”。这合同所说的“梅里雪山”,并非药山梅里,而是海拔6740米的主峰卡瓦格博,并且把其南面的神女峰“缅茨姆”称作“太子雪山”。[7] 由于持续10多年的“梅里雪山”登山活动影响巨大,外界传媒已多认同了这种错误的说法。如1999年12月-2000年1月的“千年登顶行动”,仍然沿用了这个名称。[8] 许多旅游书籍和文章也采用了这个错误的称谓。

1950年代的地图错误,甚至影响到了正规地图的混乱。1999年德钦县旅游局做的《梅里雪山生态旅游区总体规划》,就使用了这个名称。[9] 云南省政府和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合作的“滇西北保护与行动计划”的各种报告和地图,也都认同梅里雪山的说法。

然而,并非所有的地图都犯了上面的错误。我们在德钦县档案馆找到一张1956年政府制作的手绘地图,上面虽然没有标注卡瓦格博的名称和位置,却标明了梅里雪山属于佛山乡。近些年由官方出版的新地图,有的也做了正确的标识。如1997年出版的《德钦县志》,采用了云南省测绘局三大队于同年8月绘制的“德钦县政区图”,该图以溜筒江村为分界,将佛山乡境内的山脉标为“梅里雪山”,将云岭乡境内的山脉标为“太子雪山”;由云南省测绘局一大队绘制,1999年出版的《迪庆藏族自治州旅游交通图》,也做了同样的标识。[10]



[1]德钦县人民政府《德钦县地名志》49页。

[2] 李式金“云南阿墩子——一个汉藏贸易要地”,载《德钦文史资料》第一辑。

[3]黄举安《云南德钦设置局社会调查报告》,民国三十七年,德钦县档案馆藏。

[4] 杨增适“长河浪花——迪庆及滇西军民支援解放西藏纪实”,载《德钦县文史资料第一辑》65-66页。

[5] 杨增适“长河浪花”,见《德钦县文史资料》第一辑52-59页。

[6]王晓松《雪域佛光》60页。

[7]京都大学学士山岳会《时报13号》“概念图”2,京都大学学士山岳会《时报》No.13《日中友好梅里雪山峰合同学术登山队1996年记录》。

[8]搜狐“梅里雪山千年冲顶”网页,www.sohu.com,2000年。

[9]见云南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德钦县旅游局《梅里雪山生态旅游区总体规划》。

[10]参见“《德钦县志》附图;迪庆州新华书店、云南测绘局一大队《迪庆藏族自治州旅游交通图》。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