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十章(1):献给山神的馨香  

2009-11-27 08:52:40|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清晨,太阳快要出来之前,村子里家家户户的屋顶上都升起一缕烟雾,缓缓飘散,弥漫成半透明的纱帘,笼罩着峡谷。我第一次看见这幅景象,是在面对卡瓦格博的明珠丫卡。旁边买松柏枝的小姑娘解释说,诺,家里的人起来给神山烧香了。我闻到一股香味,任何化学配方都无法模拟的清淡,清凉。

 雪山之书十章:献给山神的馨香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飞来寺烧香台  村民此里卓玛 画

 

人对自然之神的感情,要通过香味传达,所以在藏地到处会看到烧香台。据恰白次旦平措先生研究,藏族烧香敬神的习俗在吐蕃时代便已存在,“据苯教经典《普慈注疏》记载,当聂赤赞普从天界来到人间时,上天同时派本雅阿、次米及佐米随聂赤赞普到人间。‘父王道:天神受命下凡界,人间污浊多瘟疫,雅阿开道走马前,次米保驾在左方,佐米护卫于右侧,驱邪焚香有雅阿,……’可见,最初迎请神灵时,就已经有了焚香除去污臭恶气的习俗。”[1]

公元8世纪,佛教大规模传入吐蕃。莲花生大师降伏了雅拉香波、念青唐拉等山神地祗,把他们封为佛教护法。并在创建桑耶寺的过程中,运用神灵附体的法术,进行降神祭祀。寺院落成时,藏王赤松德赞命人在桑耶寺附近的海布山顶砌一巨大香炉,于5月15日那天焚香祭神,“香烟袅袅,大有弥漫整个世界之势,因而得名‘世界焚香日’,”[2] 这一习俗一直延续到今天,仍然每年按期在拉萨举行。

焚香可以用在各种神圣的场合,其中主要的一种,就是对山神的祭典,“祭山就是祭本地的圣山、神山或祭附近最高山头上的神坛等。祭山时,最好是家人亲自去。家人实在没人能登山时,也可以雇请腿脚快的人代为祭山。也可以几户或整个村庄派一个代表带上各户的风幡、串幡、香枝等上山合祭。每户都要给这个代表送一些食物以做酬谢。根据路程远近,祭山的人一般都是深夜或黎明前动身,以便太阳刚照到山顶上时登上山头,适时祭山。”[3]

云南藏族把烧香叫“松萨萨”,位于明珠丫卡的烧香台,是转山人祭祀卡瓦格博的主要场所之一。2002年3月27日早晨7点,我来到这里烧香。卖柏树枝的女孩叫卓玛,18岁,属鼠。她说她的阿爸邓启江是四川自贡人,到德钦讨生活,和飞来寺村的松吉取次结婚,生了三个女儿,老大叫思那拉木,老二叫斯那边姆,汉名邓光丽,老三就是卓玛,汉名邓光英。她给我画了两张图,一张是她们的家庭成员,我修改成下面的样子:

 雪山之书十章:献给山神的馨香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第二张是她家门外敬山处的情形,有卖香火的摊位,有朝圣者拉的经幡,有八个“却登”(佛塔),有人在香炉前烧柏枝。还有一个长发的女孩站在门廊里,说那就是她自己。

卓玛家的旁边有个“摄影之家”,我以为是外地发烧友开的店,进去看看,才知道是飞来寺村老社长扎堆开的。扎堆不在,他妻子阿永玛热情地让我喝茶,还拉起了家常。她说她以前当教师,和扎堆生了三个孩子,老大是男孩,叫尼玛定主,另外两个是女孩,叫阿茸玛和此里拉木。接着话题转到烧香,她告诉我,这里最早只有一个小的烧香台,敬的是卡瓦格博和格萨尔王。据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所述,当年大臣向宛把格萨尔王带到绒地,大军曾驻扎在卡瓦格博对面的门周查戎山口。[4] 阿永玛说,格萨尔王在此烧了第一炷香,并给这里取名叫“明珠丫卡”,是北斗星山顶的意思。她还说,这里的柏枝烧起来味道特别好,比其他地方拉来的柏枝香。过去,来烧香的人主要是本村的,还有一些德钦县城的人。自从1986年10月班禅大师到云南藏区,在此地向卡瓦格博敬香,飞来寺便名声大振,远道烧香的人越来越多。

一会儿,扎堆回来了,我问他祭拜雪山的方法,他指点着面对卡瓦格博的一排白塔,在我的笔记本上画了一张白塔的图。他解释说,敬山要烧香、建塔、树经幡。白塔由一个村子和附近的村民集资修建,塔的基座里摆放村民贡献的自家用具,有农具和生活用具,像猎枪、犁头、砍刀、斧子等,还要放一些经书。基座之上的宝瓶(奔巴)内,要放置佛像和金银财宝。再上面是13层经轮,里面用香柏树做心。白塔旁边立着一个石砌的大香炉,朝山的人都要往火堆里添一把柏枝,洒几把五谷(米、青稞、麦子、大麦、包谷),泼几滴净水,一边念诵焚香祭文,一边呼喊众神的名字,祈求他们的保佑。卓玛家、扎堆家和飞来寺的许多村民一样,靠卖香火获得收入。卓玛说,柏枝是一块钱一把,若买一套要15元,包括柏枝、香烛、五谷、龙达(风马)。情形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卖一驮柏枝,平均一个月卖4驮。有段时间村民们竞争激烈,在香炉旁摆了很多卖香火的摊子,村子附近的柏树被大量砍伐,资源越来越紧缺。当地民间组织“卡瓦格博文化社”的成员看到这个现象,便在几个主要的敬山点开展了保护香柏树的项目。他们鼓励村民以合作的方式卖香火,并说服大家用栎树枝条与柏树枝混合烧香,大大减少了对稀有柏树资源的滥采滥伐。[5]

雪山之书十章:献给山神的馨香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雪达村的烧香台

 

离明珠丫卡10分钟路程的山坡上,有一座小小的寺庙,俗称飞来寺,全名叫南卡扎西寺(nam mkha’ bkris)。守飞来寺的原本是阿尼次仁尼玛,那年我去听他讲故事,他说,很早以前寺庙由他爷爷扎西次仁照看。文革中寺庙被关闭,改成仓库,由他妈妈看守。幸好做了仓库,里面的壁画才得以保留下来。1999年,县民宗委拨款把飞来寺的木板屋顶换成瓦顶。守庙人的工作主要是念经,每个月的初五、十五、二十五都要念。还要为朝圣的人添灯油。1999年春节的时候,74岁的次仁尼玛外出转经,在冰上把脚跌折了,换成71岁的白琼来守庙子。

次仁尼玛讲到寺庙的历史,说至今有800多年了。庙属于宁玛派,里面主供的是南卡扎西佛,是从印度飞来的,飞来寺由此而得名。当年从澜沧江边运香柏树来建寺,还遭到卡瓦格博山神的阻扰。如今到卡瓦格博朝圣,飞来寺却成了必到的圣地之一。大殿里供着卡瓦格博的塑像,墙上有他的壁画。

明珠丫卡的大香炉是属于所有朝圣者的,另外,每个村子还有一些烧香台,都分布在社区和山林交接的山坡上,分属于本村不同的祭祀群体,例如斯农村的烧香台主要有5个,一个位于左边的山冈,叫其容供,属上村;3个位于右边的山坡,叫康谷、巨孜顶、古巨孜,属下村;一个位于中间山顶的垭口,叫亚卡,为全村共有。这些烧香台都有固定的位置,数百年不变。平日除了每个月的初一、十一、二十一和属虎的日子以外,每天早晨每家都有一人去山上烧香柏枝。遇到特殊的情况,如算命的要求,有家人生病等等,会一天上山烧很多次香。到正月初十那天,全村男女老少会打扮得漂漂亮亮,聚到靠近江边名叫“康谷”的白塔处,念经、烧香、讲故事,玩到晚上,再一起吃晚饭、跳锅庄。而明永村,据大扎西画的图,有5个重要的烧香台,分别是上村的“达桑供”、中村的“达牟供”、下村的“叶古供”。除了平常各家例行的烧香活动外,每年的元旦和藏历初三这天,全村人要去这三个地点烧香祭祀山神。另外,在太子庙和莲花寺还有两个烧香台,农历的1月5日,全村的男子要到位于冰川旁边的太子庙进香。上午9点左右上山,每人带一根代表全家命运的经幡旗(布金龙达),到烧香台进香后,插在嘛呢堆上。最大的一个在村子顶头,每年春节期间全村人都到这里烧香聚会。

至于每户人家屋顶上的烧香台,更是不能缺少的。每天早上的烧香仪式,也像吃饭一样重要。大扎西的父亲对此作了一番说明:

“我们天一亮就要起床烧香,喊神山,过了8、9点不行。神山和人一样,天一亮要起床洗脸,洗脚,干干净净地坐着,我们要尊重他。神山像人一样,他会闻到香味。早上睡懒觉不行,可以早点睡,早点起,早点洗脸,去烧香,就是全村第一。”

我问他第一的通常有几家人,他回答说有三家,包括他们家。他解释早上烧香念的经文大意是:神胜利了!请神保佑。把口、手、柏枝、五谷、香炉献上,让火把它们熏干净,让水把它们洗干净,让风把它们吹干净,贡献给佛祖。

雪山之书十章:献给山神的馨香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屋顶上的烧香台


[1]恰白.次旦平措“论藏族的焚香祭神习俗”,《中国藏学》1989年4期。

[2] 同上。

[3] 同上。

[4] 参见《格萨尔加岭传奇》第十八章。

[5] 参见木梭“香柏树的春天”,载www.kawagebo.org.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