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十一章:自然圣境的意义  

2009-12-20 09:41:05|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崩的考察,是我在圣地的第一次旅行。就像苏联电影导演塔可夫斯基的《潜行》,我们背离城市文明,去雨崩的山中寻找神秘之地,既携带着个人的期盼,也承担着社会的责任。这伙人当中,有研究野生动物的,有管理自然保护地的,有探讨文化变迁的。尽管我们都受过科学训练,也想利用自己的学问为当地社区提供帮助,可一旦身处深山,被神秘的事物包围,以往的知识便丧失了解读的效力。在这时,几位汉话都讲不好的村民,却成了带领我们在圣境中潜行的引路人。

   

1。自然圣境

三天之中,我们在雨崩这个“藏起来的村庄”探访了许多圣地。有空行居住的飞天神林,没有生育能力的人在这里进行祈祷,可以在空行的帮助下得到儿女;有圣湖错达玛翁贡波,是自然显灵的海神,每年八月十五雨崩全村都要上山,到此湖边煨桑,向海神祈求来年风调雨顺。相传湖中有青龙守卫,人们如果在湖边大声说话叫嚷,会即刻招来倾盆大雨;有磐石多琼,这是在尼色河牧场上的一个大石头。牧场上的牲口如果走失,牧民们相信是被众山神藏了起来,他们要在这大石头上焚香祈求山神放回牲口,经常都能如愿。[1]

雨崩村的圣地,几乎无一不与卡瓦格博有关。在10月份的考察中,我们到过的有卡瓦格博神驹踏出马蹄印的草坪,草坪上长着几百棵高大的沙棘树,是雨崩的神林。人们要进入这以上的地区,必须在神林的烧香台向众山神烧香,祈祷进出平安。如果破坏了此地的洁净,就会被下巴与脖子相连的鬼怪“母吉中惊”追赶;另一片留下神驹蹄印的草坪,中间长着一棵拴有许多经幡的香柏树,这棵树是噶托斯底活佛为寻找母亲的灵魂栽种的灵魂树。据说其母死后灵魂迷失了方向,为了不让其到处游荡,能很快进入轮回之道,活佛来到雨崩,跟随缅茨姆的神马四处找寻,穿破了九双铁做的鞋子,终于找回了母亲的灵魂;卡瓦格博千万战将的首领多识,他是雨崩神林上方的人脸石壁,率领勇士们守卫着神山重地;也留着卡瓦格博神驹蹄印的花甸,据说很久以前这个长满遮天大树的草坪一到夏天就变成花的海洋,这是卡瓦格博放置宝盒的地方;在“苯波”山上的两块大石,象征老虎和狗的脚印,他们是卡瓦格博山神统领的神虎和神犬;马头石,是卡瓦格博拴马并招集众眷属开会的地方,大石头上还可以看见突起的马头和拴马扣;卡瓦格博的绿松石湖,这是在卡瓦让达和居刚两座神山下由冰雪之水汇集而成的冰湖,是卡瓦格博的绿松石玉佩;卡瓦格博的圣湖,这个在阿拉崩咱山丛林中的高山湖泊是卡瓦格博沐浴的地方,相传有个荣中村的牧人曾亲眼目睹卡瓦格博沐浴的景象,看到在这个湖边有无数的白色帐篷环绕着,水雾腾腾升起,马鹿悠闲地在林间漫步;身心愉悦之地,这是雨崩的一个牧场,因卡瓦格博在牧场旁的圣湖沐浴后心情非常愉快,因而得此名;印度檀香树,这是阿拉崩咱山上的一棵檀香树,是卡瓦格博从印度带来的,在雨崩的山上非常罕见,所以被视为神树。[2]

三天后,我们从雨崩走到斯农,又走到之拉。这半个月的圣地之旅,让我们进入了雪山的深处。借助村民的眼睛,一幅以往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地图渐渐浮现出来,它没有经纬度,没有海拔和等高线,可其中的每块岩石和每棵大树都栩栩如生。犹如宫琦峻《天空之城》讲的故事,人造的宫殿再辉煌壮丽,也必须攀缘于大树的根系之上。这幅地图的诸多元素并非孤立存在,而是有一套完整的宇宙观或者生态观作为基础。在整个调查的过程中,凡是我们经实地踏勘后认为具有自然资源保护价值的地方,村民们都看到文化的意义,因为这些地方早已在历史上就被认定为神林、神石、圣水之地。法国结构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把这种混融性的认识称做“野性思维”,木保山在此次调查之后,认为这是一种“神秘地理学”(sacred geography)的生态观。在近来有关环境保护的讨论中,更有学者提出了“自然圣境”的概念。

所谓“自然圣境(sacred natural sites),简称SNS,是一个新的自然保护名词,泛指“由原住民族和当地人公认的赋有精神和信仰文化意义的自然地域。因为它把自然系统和人类文化信仰系统融合到一起,对自然境观赋予一个特定的文化含义。”[3] 对自然圣境的认识,属于传统文化体系和知识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其基本观念,可以用“连续性的宇宙观”加以概括。已故的人类学家张光直先生认为:世界的古代文明,有两种基本的模式,一种是西方式的“突破性”的(或断裂性的)文明,它的特征是经过技术、贸易等新的因素的产生而造成对自然生态系统的突破,形成人与自然分割的文化体系;另一种是玛雅和东方式的“连续性”的文明,它继承了历史上的许多文化传统,尤其延续了人在自然环境中与各种生命形式(植物、动物、灵魂)相互交融的文化观念。[4] 在古代的东方,人与他周围的环境因连续而处于一种混融的状态,。[5] 许多少数民族的文化观念中并没有什么独立存在的“自然”。将自然和文化分离,再以此为基础谈论“自然环境”的保护,是现代科学教给我们的生态观。在藏传佛教和藏族村民看来,自然与人、自然与文化并没有构成两极分离,人和无数别的生命一样,都由地、水、火、风、空五大元素构成。人与环境的关系,就是与其他生命的关系。在藏族房子的墙壁上,经常可以看到“六长寿图”的壁画。画中有山水、树木、鸟兽和一位白发老人,含义是祈祷山长寿,水长寿,树长寿,鸟长寿,兽长寿,人长寿。这天地间的六种事物,代表了宇宙中的万千生命。图中的老人正在做水祭献仪式,他供奉的对象为:

尊贵的客人,有喇嘛、本尊和三宝、护法神、勇士和空行、天人真言成就者、财神等;

中级的客人,有土地神、家乡地神、山神及其眷属、夜叉、罗刹女一族、大力鬼神、各种魔鬼和其他众生;

较低层的客人,有饿鬼和等待奉献的其他生灵;

最后是在奉献物中寻找剩饭的饿鬼。

这个仪式旨在偿还亏欠其他众生的因果债务,由此达到净化的目的。[6]

佛教哲学认为,世间的生命没有本质的差别。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等六种生存的状态,可以通过业力(karma)推动的轮回之道而相互沟通和转换。人与其他生命体,当处在流转的变动之中时,都是平等的。人与之打交道的雪山、森林、野生动物,与人的物质和精神世界密切相连。自然的山也有神性,一座自然的山,也是一座神圣的山。与环境的密切联系,以及对山林资源的依赖,是当地民族神山信仰的现实基础。我们在四川日瓦乡调查的时候,仁村马队队长桑登讲了句意味深长的话:

山上啥子都有,除了天上的四样东西(太阳、月亮、雨、星星),其他的全靠山。动物、牲口和人全部靠山。没有山就没有人了。

桑登以及其他村民的讲述,包含着一种简朴的认识和态度:人才是山的被保护者。神山给当地的人民提供了巨大的生活资源和思想资源,应该受到人们的敬重。



[1] 参见章忠云“雨崩、斯农、之拉文化点”。

[2] 参见章忠云上揭文。

[3] 参见“自然圣境与生物多样性保护国际研讨会简报,《人与生物圈通讯》2003年3期。

[4] 张光直《考古学专题六讲》第一讲。

[5] 郭净“自然圣境的意义”,载《人与生物圈》2004年1期。

[6] 扎雅罗丹西饶活佛《藏族文化中的佛教象征符号》94-95页。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