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三江源行记(6) A  

2009-07-29 06:44:31|  分类: 三江源行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江源行记(6)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土地皆有主人

1

近年来,由于“保护国际”和“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等外地和本地的非政府组织在此开展项目活动,当地藏族对环境保护的概念开始有所了解。因其同藏传佛教的信仰相吻合,而得到当地人的认同。措池村的区域内有很多野生动物,它们与村民的日常生活关系密切,所以,野生动物保护便成了当地人最关心的事情。

在措池拉琼寺院的门口,贴着色达次称罗珠堪布用藏文写的一篇劝戒文字,题目叫做:“动物的慈悲”。扎多为我们翻译,文字这样写道:

“释迦牟尼是我们的佛祖,慈悲是我们的习惯,爱护动物是我们的义务。

众生都想远离恐惧和痛苦,所以对不能说话的生命也要与我们一视同仁。

素食有利于健康,也有助于成佛的事业,是很好的饮食习惯。

肉食既伤害其他生命,又不利于自身的健康和成佛的事业,故当本着慈悲的心性,以素食为要”。

这篇文字讲的是素食的必要,其基本的精神,却是劝导人们以佛教慈悲的本性,去关爱世间的所有生命,以利他的态度去保护野生动物。这样的说教,对于信奉佛教的藏族人来说,比一般环保宣传更有说服力。当地人在利用望远镜、照相机进行野生动物监测的同时,也在运用信仰的力量,为保护和改善家乡的生态环境做出贡献。其中最典型的做法,是“开发神山”。

 三江源行记(6)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考察的路上,村民捡到了好多菌子。

 

2

在古鲁扎西活佛的家里,我们听他详细讲解了“开发神山”的意义。所谓“开发神山”,并不是去那里开矿搞旅游,而是为神山圣湖开光之意。其核心有两点,一是根据因果轮回的规律,山中有许多人们不认识的生命存在,他们和世间的生命一样,经由轮回的因果之链与人类相互联系,互为父母。通过神山的祭祀,每年在规定的日子敬山,可以调整人们对于其他生灵的态度,以避免伤害非人类的生命;二是开发神山时要举行封山仪式,凡是在神山的范围以内,不能杀生。佛教注重启发人的觉悟,人通过与神山的直接感应,内心会产生一些变化。人一旦产生了觉悟,就不需要别人的监督,会自觉地寻求众生之间的和谐与平衡。

活佛说,在措池开发神山不是个人的行为,而是继承色达彭措晋美大师的宏愿。大师是莲花生预言的东方八个掘藏大师之一,开发神山是预言决定的。经书里记载,这一带有13座神山需要大师开光。去年古鲁扎西活佛拜见甘孜扎琼寺的阿曲堪布,他说,你们有那么好的神山,为什么不开发?古鲁扎西活佛按照他的要求,开始在措池进行这项事业。2006年,他在藏历的1月和2月10日、25日,为扎玛桑耶、达热玛等两湖、两山、一洞开了光。开光的过程还拍了录像。

 三江源行记(6)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扎西多杰,原野牦牛队成员,现在是青海藏族环境保护行动的带头人。

 

3

跟活佛谈话之后,同行的扎多和班巴对神山开发做了进一步的解说。据他们介绍,所谓神山,是同当地藏族的生命观联系着的,他们举几种非人类的生灵为例:

赞(tsan),他会直线前进,有点小气,如果人不小心冒犯了他,就会招来报复;

勒(klu,又写作鲁),住在有泉水、有湿地、有大树的地方。他冬天睡觉的时候如果遭到冒犯,夏天他会来报复;

色达(sa bdag),是土地的主人,也不能随意冒犯。

山神“西达”(gzhi bdag),本义也是土地的主人。

这其中包含的观念是,所有的山水、土地,都有主人照管,我们看不见他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但不能忽视他们的存在。人类不能为所欲为,不能以生存发展的名义侵犯其他生灵的地界。更重要的是,这种观念时常规范着村民的日常行为,对此,扎多举了两个例子:

某村,外地人来修了一个水库,可水的光线反射到当地的神山上,搞得村民不得安宁。后来村民把水库扒开放水,才解决了问题;

另一个村子,因山上水土流失,山坡上出现一只鹿和一条狗的图形。村民们议论,如果两个动物的图形连接起来,他们就会遭殃。这事搅得当地人不得安宁。

人们为了生存从事放牧、打猎等活动,但必须有限度。集体化的时候人们以打猎维持生活,可又觉得打得厉害不好。所以某个打猎的能手,会忽然再也打不中野兽,这叫做“卡罗”,意思是再也打不中的枪。

讲起打猎,话题又扯到狼的身上。北京大学的专家王大军分析,狼原来主要以野生的食草动物为捕食对象,后来转而攻击家畜,其中的关键因素可能是旱獭减少。很多外地人来这里打旱獭,要它们的皮子和油;另外,村民的枪支被收缴以后,没有对付狼的有效手段,导致狼更愿意袭击防卫能力差的家畜。

古鲁扎西活佛和扎多则从信仰的角度解释藏人对狼的态度。活佛说,藏族人认为狼(spyang ki) 是非人类生命(土地主人)的看家狗,大家害怕伤害它们会遭报应。扎多说,牧民如果自家有100只羊被狼吃了,他不会怪罪狼的危害,而是分析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错误,从利他的角度想问题。我从他们的话得到一点启示:藏族人不会去过多思考环境和动物的问题,而是根据佛教的思维方式,会想一想人应当负什么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无法强迫野生世界改变什么,也无法保护自然,而只有调整自己的文化,使之顺应自然的规律而已。

 三江源行记(6)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班巴在主持野牦牛守望者协会的讨论会。

 

野牦牛守望者

1

7月23日,天色碧蓝,大地翠绿。我们坐在一片草甸上,和野牦牛守望者的10多位成员讨论协议保护地的计划。大家围着一块竖立的木板,用藏语谈着各自的想法,三江源环境保护协会的班巴则用藏文在大白纸上记下发言的要点。外来的项目人员和学者主要做旁听者,提问者。

2006年,保护国际在措池村同时开展了“协议保护地”和“社区保护基金”两个环境保护的项目。前者旨在推动有关政府部门把保护区的部分环保职能委托给当地社区;后者则力图以小额资助的方式,促进社区组织开展本土环境保护活动。这两个项目并不是孤立的,而是着眼于世界生物多样性热点区域、中国西南山地、三江源保护区等更大的地理范围,尝试把现代的环保观念和行动与社区层面的积极参与结合起来。这些活动,直接或间接地扶助了社区草根组织的成长,其中一个典型。就是措池村的“野牦牛守望者协会”。

2006年3月,我到玉树州参加州林业环保局主办、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和保护国际协办的“绿色社区网络研讨会”,在那里第一次听说措池村有个“野牦牛守望者协会”,并认识了协会的负责人噶玛等人。这个村一级的环保协会成立于2004年底,由措池村的干部领头,成员全部是本村的牧民,还有活佛和僧人。半年多来,他们开展了环保宣传、开发神山、监测野生动物等工作,成员也从最初的13人发展到40多人。他们以三个队分成三个调查组,观测野生动物的迁徙和繁殖等活动,统计它们的数量。2006年1月份,他们观测到的藏羚羊有87只,野牦牛135头,雪豹一头,岩羊130只,黄羊640只,狼50只。在这次会议上,协会申请了一个小项目,打算搬迁一户牧民,把1800亩草场让出来,作为野牦牛的栖息地。2008年还会有更多牧户为野生动物而搬家。

三江源行记(6)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野牦牛守望者的负责人噶玛

 

2

4天会议期间,除了发言之外,噶玛一直在用一台小摄像机拍摄。原来,野牦牛守望者协会曾获得中国著名的“阿拉善生态奖”,大伙决定用一部分奖金买台摄像机,拍摄协会的活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送给他们6架望远镜,加上有了摄像机,检测野生动物就方便多了。噶玛是主要的拍摄者,到参加会议之前,他已经拍了5盘带子,并放给村民看过。

我清晰地感觉到,中国的环保运动,正在出现一个社区主导的新方向。在这里,与草场有着密切联系的牧人们,开始看到自己的力量。而从外部介入的环保组织,也开始借鉴“文化多样性”的理念,深入地了解牧民们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模式,根据当地传统知识和社会结构的特点,制订与之相适应的环保策略。

 

两个世界

1

7月24日早晨离开措池,由欧萨开那辆吉普送我们去五道梁。他有点担心,昨天去找一台好的发动机没找到,油也剩得不多了。果不出所料,中午一点左右,车子在半路抛锚,油箱空了。

没其他办法,欧萨建议他自己留下守车,我们步行到青藏公路找油。于是,小李、小田、班巴和我背起背包开步走。开头的一个小时很惬意,对于看野生动物来说,走路可比坐车好多了,沿途我看到了:

Gtsod    藏羚羊

Dgo ba   黄羊

Rgyang   野驴

‘Phyi ba  旱獭

天高云淡,芳草萋萋。刚走得来劲呢,忽然听到有人呼喊。转头一看,欧萨驾着他的破吉普飞驰而来,叫我们上车。上去一问,原来他把油箱卸下,高挂在左边的车窗外,让最后一点兜底的汽油驱动发动机。他说快走快走,一停就再也动不了啦。众人哈哈大笑,笑声推着吉普又跑了十来分钟,终于还是弹尽粮绝趴了窝。

 

2

留下欧萨,我们再度拔起脚走路。其实无所谓路,茫茫荒原一望无边,极目远处,公路隐约可见。我不想估计要走多久,在如此辽阔的地带,估计里程只会“望山跑死马”。脚下已没甚草,惟有大大小小的石块和沙地。想起哪个诗人的一首短歌,大意是说布达拉宫和青藏高原都由石头堆成。

我们四人走散了,各瞄准公路上的一个目标,我找的是棵电线杆,小田找的是一处工地,小李和班巴好像瞄准了小田的背影,不紧不慢地在他后面跟着。骄阳高挂头顶,惬意的感觉已不复存在,每个人都闷头前进。这荒原一眼看去平展展的,中间却时而被宽阔的河滩切断,必须下坡,过河,再爬上另一边的河岸。这段路上我再没看到野兽,即使有也无心去看,只想在天黑前赶到青藏公路。那里意味着汽油、食物、旅馆和我们习惯了的一切。

 

3

走过最后一道河滩,我爬上高高的路基。看了看表:4点30。我在公路边缘躺下,青藏铁路就在路的那一端。班巴搭了一张摩托去五道梁买汽油,我们三人就这样躺着,看来来往往的汽车从脚趾间流过。过一会儿,我转个身,面朝向原野。

身前身后,是两个多么不同的世界。仔细看,荒原深处有一点金属闪耀。那应该是欧萨的吉普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吧。此刻,他应该也在朝这边张望。

三江源行记(6)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三江源行记(6)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三江源行记(6)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