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七章:路(乘出租车过白马雪山)  

2009-10-19 22:26:01|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鸿基老师讲过从前骑马翻白马雪山的经历,而今跨越这座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可以乘汽车,从中甸到德钦的班车就走这条线路,从山这边的金沙江到山那边的澜沧江,在未改造成高等级公路之前大约要4、5个小时。所以,人造的铁马依然视白马雪山为畏途,尤其是冬季,常有汽车被冰雪封在山路上,除了躲在驾驶室里等待援救,基本没有其他办法。

由于白马雪山的阻隔,德钦对外人而言是个季节性落脚的城镇,每到冬天来临,特别是春节之前,“甲”们,包括打工的和旅游的,便劳燕纷飞,回到内地。我也不例外。2000年1月28日,我准备返回昆明,走之前想去飞来寺看看卡瓦格博。刚出旅店就碰见一张“昌河”牌中巴,车顶有TAXI的标志,便问开车的小伙子载不载人。得到肯定的答复,再问价钱是50元。他认出在明永见过我,马上降成40块钱。又说好去中甸的车费为700元,于是出发。

他很直率,上车就聊起天来,我坐在后排当听众,偶尔提一两个问题。他讲的都是自己的经历,这个年纪的人,阅历恐怕都和“我”有关吧:

“我初中毕业以后上了两年师范。不想教书,到昆明的交通学校读公路设计。两年期间,在学校当了校霸,成天跟地痞流氓混,其实做得最多的是上街吃烧烤,反正父亲有钱嘛。他参军后开车,当过排长。因为一个老乡犯事受牵连,在文化大革命中离开部队,回到县上开大车。父亲开车,母亲做点生意,家庭经济就比较好。别的学生每个月有200元汇款,我有1000多元。其中大半是父母寄的,500元是舅舅给的。一家人赚钱我花钱,钱真的会使人疯狂。”

故事刚开头,车到了飞来寺。我拍录像,他往木杆上挂经幡,按蓝、红、黄、白的顺序排列,风吹动经幡,就为挂的人念了经。

回德钦的路上,他接着讲故事,他讲我拍。他长得很帅,而且爽朗健谈,能和这样的年轻人同行,真是愉快。

“我18岁左右成了德钦街上小帮派的头目。有一次到饭馆吃饭,碰着一伙大人在请客,大声谈笑。我烦了,叫他们闭嘴,不要吵。其中的一个人便摆出长辈的架子教训我们。我一下发火,上去打了他。后来他成了我的岳父,不同意女儿跟我好,不让我进他家的门。结果她女儿嫁到我家了。

他女儿,我媳妇跟我是从小的相好,幼儿园,小学,中学都在一起,但我初中才开始追她,追得疯狂。3年才追着。她个子比我高,也比我胖。要女人不要漂亮,要良心好。和她好以后我变了好多,要让女人觉得你可靠。我的钱都交给她,你今天的车费就要交,不然我会乱花钱。有时候会赌,一天就输掉几千块。还喜欢到处玩,到过昆明、北京、成都、深圳,过几天要跟几个伴儿到泰国六日游。

可是我最喜欢的还是汽车。6岁就开过车,偷偷拿了父亲的钥匙把车发动了,遭他狠狠骂了一台。14岁父亲正式教我开车。那时他在林区拉木头,一般的司机一车只敢拉10方,有本事的拉到14方。他就拉这么多。我没有正经学过开车,全是父亲教的。现在我有三张车,一张三菱,借给一个伴去开。他读书不行,我就买了张车租给他赚点钱,一年租金6万。要冒点风险,如果车搞烂了就完了。一张中巴,包给另一个伴跑德钦到飞来寺这条线。还有就是这张昌河,除了车壳以外全都是日本进口的零件,日本的发动机,算是微型车里面的白马王子。速度快,我经常开着追三菱。6个月以前我从昆明汽车市场开回来的。”

到德钦时将近12点,小伙子到父亲那里打声招呼,老人说“路上开慢点。”时间紧张,我买了一大瓶百事可乐,一瓶娃哈哈,一袋饼干就动身了。

刚出县城,见一辆桑塔纳歪在路边,前部撞坏,三个轮子爆胎,几个乘客无奈地围在一旁。小伙子摇下车窗跟一个中年男子搭几句话,继续朝前走。他告诉我,那男人是一个车队的队长,不知怎么老出事。这不,才从下关买的桑塔纳,开到半路撞坏,返回下关修理,再回来到中甸又撞一回。大概是上了点年纪,反应迟钝了。

出了县城,公路便一直往白马雪山山顶爬,这是去中甸的必经之路。四周的山头和沟谷一片银白,长途车已经停班,我再不走,春节恐怕得在德钦过了。但有了车也不塌实,路面已被薄薄的冰雪覆盖,轮胎碾过,发出沙沙的响声。开了约一个小时,只见到两辆东风车下来,可以想见山上的路并不好走。小伙子戴着墨镜,一边小心地打着方向盘,一边给我解释:

“早上和晚上天气冷,所以把冰结掉了,车子走上边不容易滑。太阳出来冰化了,冰最光滑的时候,车容易打滑,所以这时没有车来。翻白马雪山主要是早上和晚上走。”

他又说起去年过这座山曾遇到麻烦:

“去年三月份,四川一个老板给我1500块钱,叫我把他送到中甸。到这些地方,是咋个在走?中间的雪太厚了,走到这些地方,又下去,拿铲子把中间的雪铲掉,又再开起走。他在雪山上高山反应,差点死掉。”

快到山顶,对面下来一张吉普。一看,是他妻子的叔叔开车。叔叔说上面不远处路面被水淹了,难走。果然,我们的车才走了5分钟,就陷进泥坑,底盘被冰卡住,左轮悬空,呜呜地打空转。他拿铲子铲,不行。想用千斤顶托起右轮,也不行。把石头塞到轮子底下,再两个人抬车,还是不行。手在冰水里泡一会儿,关节就生痛。他站着想了一下,说:“只有靠自己了,”于是我们慢慢地把车轮后面的碎冰铲掉,垫进石头,终于将车倒退了几步。

时间临近下午4点,车子还没弄出泥坑,我心里有点着急。如果到天黑还动不了窝,在冰天雪地的山顶怎么过夜?幸而老天有眼,一个多钟头后,接连来了一张4x4和一张大卡车,两车人一齐来推,终于把中巴救出了泥潭。

过了两个垭口,便一路下坡,小伙子塞进另一盘磁带,快乐的音乐伴随着车轮转动的节奏,他接着刚才的话头,继续说四川人:

    “有个四川人包我的车,是夏天,从德钦到中甸,要了600块。到了下边以后,他才给了我300块钱,他说他实在不有钱了,不好意思。才给300块钱。四川人一个!”

又讲到老外:

“还有一个老外,我把他带到冰川,带回来德钦,要了250。我们两个一起吃饭。应该是他包我的车,包我的吃饭钱。后边他扣吃饭钱,扣了25块钱,才给225块钱。太好笑了!”

我半闭着眼睛边养神边听故事,忽然听见他连按了几声喇叭。糟了,从山下上来的一辆北京吉普在50米开外停下,把路挡了。由于公路和两旁的沟沟坎坎被雪覆盖,给人造成错觉,以为路很宽,可稍微偏离正道,就可能掉下悬崖。

“这是什么意思?”小伙子嘎然刹车,咕噜着说。

“咋个办呢?”我问。

“晓不得嘛,让处不有嘛!”他口气有些恼怒。

对面过来一个戴眼睛的男子,小伙子下车,跟他理论起来:

“哪个让?你们下边就该让了嘛!可以在那边让的嘛!我从那边就按起喇叭了嘛!我在哪边让,你看去嘛!让处格有,你看去嘛!”

北京吉普又往前挪了几步,这下可好,路完全被堵死了。刚才挖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现在又有人挡道,小伙子气不打一处来:

“好嘛,你摆在路中间!”

见开北京吉普的中年男子气势汹汹地上来,他也摆出迎击的姿势:

“你打?你去嘛,你去嘛,你去德钦嘛,老子一个电话不把你摆平掉!”

我顾不得拍录像了,一手提着摄象机,一手去拉想打架的男人。吉普车上的两个女孩也挡到他们中间劝说:“算了,算了,不要整!不要整!”

吉普车司机质问:“你格让?”

“我不让,两个都摆起!”小伙子不示弱,“你完全可以在这边让么,这边就可以让嘛,”他指着路的左边。

对方坚持要他倒车让路,“哪点走?意思是两个都不走了?”

小伙子忍住脾气,说:“我的意思你退下一小点,你看,这边就可以让嘛。走么两个都要走的,你在这边让嘛。”

对方还不明白,要他先让。小伙子发火了:

“够了,我已经。大哥,你拽(狠)得很!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以为你是什么人?”

我连忙做和事老,“算了算了,反正大家都要走,没有必要吵,小伙子脾气。”

大哥终于放下态度,“好,让点让点,你让点,我也让点!”说着回到吉普车上,但没有倒车。

小伙子看出他是个新手,不知道会车的规矩,也不知道怎么在雪地上倒车,便教他:“你往下边倒一小点得了,用加力档!”

大哥轰了一阵油门,没有动静,小伙子只得试着去倒自己的中巴,但发动不起来。他回到吉普车旁边,一边和大家推车,一边指点大哥:

“你要上起加力档。加力档要挂上!往这边转。往右!你把车子发起来。你挂上加力挡就起来了,不然这些地方咋个起?”

吉普车后退了一截,停在路边。我问一个姑娘:“到德钦去,你们?”

“恩,到德钦过年。这个年太难过了。”

  两个车子终于都发动起来,我们往下走,他们往上走。吉普车顶堆满过年的大包小包,在雪地里摇摇摆摆地前进。小伙子点着一根烟,吸一口,担心地说:

“他像不会开车嘛,咋个兴加这种油门。在上面危险呢。”

回家看录像带,发觉我只顾着劝架的时候,摄像机自动记录了雪山堵车的全过程。而昌河车里的磁带也一直放着乐曲,配合着镜头随意的甩动,居然营造了一种极有韵律的现场感。我于是用这40多分钟的素材剪了个短片,取名《出租车》。唯一不足的是,每次我给别人放《出租车》,大部分人都熬不住10分钟,就不敢再看银幕。为此我得在放映前提醒:本片会让你进入现场,产生晕车的效果。

因为眩晕,新的21世纪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