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十二章(2):土地与家户  

2010-01-27 18:10:03|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住在房子里的藏族怎样生活,他们跟土地结成什么样的关系?荣中村的李鸿基老师给我讲了很多。他首先从藏族传统的社会组织说起:

 

“我初来这里不满100人,22家,现在300多人,60多家。那时荣中和西当分属两个自然村,在学校那里有条沟,沟上面是西当,沟下面是荣中。西当是禾千总的百姓,荣中是吉土司的百姓。荣中有正户18家,只有这18家正户是村众会(如哇)的成员,由伙头(藏话叫‘米希’,类似于村长)召集。西当和荣中各有一个伙头,归自家领主管,身份是世袭的。村众会由每家出一个家长参加,名字写在伙头的名单上。集会的地点是附近原来公司在的那里,是两层楼的公房,有16根柱子,下面开会,上面住人。楼上也是全村集体念经的场所,每年18正户要在这里集体念经3-7天,祈求风调雨顺、人畜平安。凡开村众会,伙头就吹铜号,第一遍各家做准备,第二遍家长出门,第三遍就要到达公房。每户有一根木片做的‘辛让’,长约一尺,比大拇指粗一些,共18根,用皮条穿成一串,按各家的房子位置排列。伙头先到公房坐下,把辛让摆在面前。如时辰一到,便按辛让点名,叫各家的房名。如果某家缺席,伙头就把他家的辛让翻朝下,点名以后用刀在他家的辛让上刻一道,作为记录,他家就要被罚交钱、粮食或羊子。缺席一次交两升粮食,缺席几次交一只羊。如果有支派劳役、交租税等事务,比如交集体念经的用粮,为土司出‘乌拉’(劳役),或为国民党军队背军粮,谁家没照办,也在他家的辛让上刻一道,罚他家出粮食和羊或酒,归村众会集体使用。”

我听他反复提到“正户”,便问是什么意思,他解释说:

“这18家正户是荣中最古老的家户,他们都有份地,所有权归自己,此外,所有的荒地、山林、水源也属这18家共有。他们负有向领主交税收和摊派、出劳役的义务。18家正户有个村众会,本村一切土地、山林、水源由村众会管。土地是18户的, 18户都有份地自己种,荒地为18户共有。其他没有土地的人只能当佃户、长工、奴隶,没有土地所有权,没有房名,也没有上述权利和义务,只能听从主人指派。要种地得跟18正户租或买。荣中有10多家没有土地和正式房名的人家(荣中社长却登说只有6户没有土地的人家)。这些人家不能随便使用这些土地,但可以捡烧柴,放牛马也不必交什么费用。”

我沿着李老师提供的线索查阅资料,大体弄清了以前德钦藏族社会的基本结构。20世纪50年代以前,不管阿墩子上层政治的形式如何变更,在基层,主要是“政教合一”的体制起作用。其中分为两套系统,分别以土司和寺院为首,都通过伙头和正户实现对所属自然村的管理。公元17世纪中叶,五世达赖在云南藏区委任了地方头目。到18世纪前期,即清雍正年间,阿墩子由四川巴塘划归云南。嘉庆、咸丰和民国初年,先后将本地藏族首领封为世袭的土司,主要有阿墩子大千总禾家(热拉迥娃,洛任村人),阿墩子土把总桑家(康贡巴,阿东村人),阿墩子外委吉家(亚古贡巴,绕仁,阿墩子人)。临近解放的时候,阿墩子由千总禾德顺统治,下面有把总桑树林和外委吉福,他们都有各自管辖的村子,如荣中属吉家,明永和斯农属桑家,西当和雨崩属禾家。三家土司分管各村的伙头。每个村庄的农民,需经过伙头、老民同意,并征得土司和寺院的许可,立了门户,才有权分得土地,成为“正户”。一般来说,正户都是从古代沿袭下来的老住户。其他没有门户的,是破产的农民、长工、奴隶等。

土司管伙头,伙头管正户,正户又管村中佃户、奴隶。据1950年代调查,全县户口中正户660户,并有2378户佃农和奴隶。正户中有23个村要承担两个喇嘛寺的负担,称为“取日”(即喇嘛寺的百姓),对喇嘛寺交定租,服劳役。“取日”可买卖土地,但只限于正户之间,买卖土地时,只要到喇嘛寺拨租即可,卖主需送地价三分之一给喇嘛寺。喇嘛寺在契约上盖印。土地上的小纠纷,则由喇嘛寺在收租时调解,如系较大的纠纷,则由喇嘛寺与土司头人共同调解。喇嘛寺在“取日”上除有收租、劳役的特权外,政治上的管辖属千总。其余村子的正户称为“车瓦”,他们不承受寺院的负担,只承受土司交纳粮食和差役的负担。[1] 所以,那时德钦的社会结构如下图所示:

雪山之书十二章(2):土地与家户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李老师说:

“当时荣中有正户18户,没有土地,当奴隶、长工和短工的有10多家。做官的没有。地主田地也不太多。荣中是吉土司(阿墩子)管辖的,西当属于禾土司(阿东村)。解放前他们每年派人来收租,打仗派兵就派老百姓。这两个村平时不怎么样,有时争山上的土地,有个叫格节堆的地方,可以开旱地,可以做牛场,原来是荣中的,被西当占了,为这个打过一次。阿墩子政府有个设置局,不起多大作用。听说是从清朝哪个皇帝封了千总这几家官职,可以有一千家庄户权利,可以收他们的税,派他们劳役。土地不属于土司,属于正户。比如正户要卖地,不用向土司请示。”

明永村的江措老人也谈到解放前本村的状况:

“当时明永有户名有土地的共24户人家,6家分作一组,有4个组,叫迥么、迥色迥、娘瓦迥、夏瓦迥。分组是因为天天要给康贡巴送东西、投工修水沟等,好分工干活。

给土司送东西分长途和短途。长途送到阿东,短途送到隔壁的斯农。每家的供品先送到伙头家,伙头安排各家出工运送。如果派了工的这家人给伙头送点钱或东西,伙头就会安排他家送短途的,送不起钱的人家只好跑长途。山林土司也要管,划了封山线,谁破坏了,或由村里教育,或者土司派人来打,或者罚交银圆。康贡巴每年要来一次,村里的纠纷都要告他,他来调解。他来之前,伙头会召集全村人宣布,各家要交多少粮食,多少钱物。”无论李老师、却登或其他被问到的村民,都十分强调“正户”的作用,他们在上面的图表中起着连接上下阶层的作用。正户之上构成自然村,每个村都有自己固定的地域、山场、草场、牧场和份地,村与村之间的地界均有四至碑记和文凭为据,受传统习惯法即《古例》的保护,外人不得侵占。村庄之上,便是土司的统治。土司对村庄的管理必须通过伙头和正户组成的村众会落到实处。正户之下,有依附于他们的佃农、长工和奴隶。可以不夸张地说,正户是卡瓦格博地区藏族传统社会的基础。



 

[1]“德钦县情况”,云南省社科院图书馆特藏《云南少数民族调查资料。藏族》422卷4号“迪庆州材料”(1958年),并参见王恒杰《迪庆藏族社会史》,111-116页。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