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蚊帐  

2010-12-18 18:22:40|  分类: 生活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蚊帐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一睁眼,就看到它在头顶上。从前怎么没注意呢?或许是这两天在画书房吧,对围绕着自己的物件开始留意。

画完后还在回味,想想用蚊帐最早能推到什么年代?上小学的时候,我家住在一个民国留下来的西式大院里,楼上楼下有三家人,我家两间房:大的一间父母跟弟弟和我住,小的一间外婆住。房间用书架隔成里外两部分,外面靠窗的是书房兼客厅,里面有两张床,小的一张摆着装衣服的几个箱子,大的一张(也好像是两张单人床拼的)睡两个大人两个小人。床那么大,扯不了蚊帐,只有外婆那间在用。

那时各家都有这样的帐子,但因均贫富的缘故,比旧社会雕花木床用的那种考究的蚊帐简陋多了。前些天父亲还说,他小时候家里就有那种床,虽记不得蚊帐质量如何,可那扯蚊帐的床架显得高大结实,他三岁时还爬到顶上演戏。我们中学去韶山冲参观毛主席故居,亲眼见识了那样的床。外婆的单人床自然非常简单,两个床架一块床板,四个床头各绑一根木杆,便拉起长方形的蚊帐。唯一的装饰物是两个带花纹的挂钩,颜色金黄。1966年文革开始,父亲进了造反派的监狱,母亲跑到市文化宫参加战斗队,外婆被遣送回四川乡下,我和弟弟自己过日子。一天,一个年轻的造反派命令我们搬到外婆的屋子,大的这间让给他住。好处是,我们睡到蚊帐里了。这间屋子有点背阴,晚上特别觉得幽暗,所以蚊帐像一个城堡,可保护安全,防止幽灵的窥探。果然,有天晚上溜进来一只老鼠,爬到帐幕上吊着,我虽然大着胆子拿火钳去夹它,撵得它钻窗而逃,可也被吓坏了。

几个月后,母亲带弟弟去了五七干校,我被赶到另外一个大院,不想再受窝囊气,干脆一卷铺盖,搬到小学的宿舍。从此后十多年里,从小学四年级到初中、高中、工厂和大学,我都住集体宿舍,全部家当是一床铺盖。因为受过军训,我打背包很有章法,速度也很快,把被子对折的时候,里面裹着一套换洗衣服,还有一床蚊帐。

无论在哪个集体宿舍,我都选上铺。布置的时候格外用心,靠墙的一边放一块长条木板,既摆衣物,又做书架。外裤一定压在枕头下,第二天早上再穿,就有一条齐刷刷的裤缝。挂蚊帐最费时间,也最享受。不管白天晚上,往被窝里一钻,放下蚊帐,用夹子夹住接缝处,一个温暖私密的空间就搭起来了。

台湾一位研究中国古典建筑的专家讲过,传统建筑的空间开合非常灵活。比如老房子雕花的隔扇,平时起着门的作用。到了祭祀的时候,把隔扇拆下,室内和天井的空间立刻打通。又比如屏风,可以任意移动,选择意图遮掩和隔开的部分。而帐幕则更为巧妙,外面望进去,可见其形却看不真切。里面看出去,熟悉的世界变得有些疏离。而且,这半透明的空间会跟随主人搬迁,仿佛他的另一层皮肤,又如同笼罩他的光环。特别是每晚躲在蚊帐里读书,由文字幻化出的图像,会星星点点坠落在帐幕里。任何漂浮的陨石和射线都被隔绝在这方形的防护罩之外。如果人失去了地球家园,到太空流浪,一顶蚊帐是万万不可少的。

我如此胡思乱想的当儿,眼见这顶蓝色的蚊帐微微晃动。它是否有点沾沾自喜,或有些宽慰,因那个多年栖身在它穹顶下的人,终于为它画了一幅纪念照?

前两年我们去泰国交流,和某村的村民唱歌跳舞到半夜。客人太多,有的只能在河边睡吊床,我有幸被安排到楼上打地铺。蚊虫很厉害,每个地铺都拉起一顶蚊帐。隔着帐幕,我隐约看见主人家的几幅家庭照一排地挂在墙上。他们在宇宙之外安静地俯视着,看我们沉入梦的某一层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08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