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十三章(2):山歌行一  

2010-03-19 07:10:39|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方的儿童节,在德钦早就变成了村民娱乐的节日。这两年,又出现了一个更受大家欢迎的节日:弦子节。

事情起源于“卡瓦格博文化社”的几个年轻人。几年前,在县文化馆画画的斯朗伦布和朋友小马聊天,说起民间歌舞日益衰落的情形,两人决心做点事。他们发起了一个民间组织,用“卡瓦格博”命名,又约了其他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如扎西尼玛、木梭、钟华来参加。大家商量,从两件事入手,一是办藏文班,二是组织升平镇的居民跳弦子。[1]

德钦藏族歌舞种类很多,其中很普及的有两大类,一种叫“卓”(锅庄),一种叫“仪”(gzhas, 弦子)。这个词的原义指边唱边跳的歌舞,但因使用一种类似于二胡的弦乐器“弦子”伴奏,便得了这个汉名。它是一群人围成圆圈,跟随着弦子拉出的乐曲边唱边跳的歌舞形式。[2]

2005年,卡瓦格博文化社在飞来寺举办了第一届全县的弦子比赛,各村都派了代表队参加。这活动可不是搞给游客看的,没有什么现代音乐的元素,也没有任何旅游开发或文化产业的目的。有的只是婚配嫁娶、歌舞节庆、迎宾待客时要唱要跳的传统歌舞。文化社的人对这些乡土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好象他们每个人都有音乐细胞,斯那伦布、扎西尼玛等人近乎疯狂地收集德钦的弦子乐曲,刻出光碟,但还没出版呢,德钦大街上收垃圾的车子都在播放了。木梭以前不懂音乐,可用几年时间把自己培养成了作曲家,以当地民歌的形式为基础创作了很多歌曲。每次大家在一起吃饭,总是以唱民歌收场。2007年1月的一天晚上,全藏区的纪录片作者培训结束,到昆明文林街的“糖朝一品”聚餐,德钦县斯朗伦布、扎西尼玛和老魏的三人组合把屋子都唱翻了,地板跺得直掉灰。端菜的服务员忘了自己的本份,都聚到我们的房间外,靠着门听得出神。

这次弦子节影响很大,第二年,因为要求参加的村庄越来越多,便改为以行政村为单位举办活动,周围的自然村组队参加比赛。仅2006年一年,就有三个行政村举办了弦子节,其中一次在西当村。据说,在西当搞的弦子比赛,还缓解了西当村和荣中村为山林争执而积累的矛盾。

2007年4月27-28日,德钦县云岭乡红坡村(dngul phu)举办了第一届弦子节。这是今年卡瓦格博文化社发起的第二场弦子比赛。前一场于3月份在溜筒江村举办。红坡弦子节的时间选定,是为了避开29日的村委会选举。活动地点在村委会门前的篮球场上。虽然又进入农忙季节,红坡村的7个社,即1、2、3、6、7社和南左、贡坡社依然派出了盛装的舞队,近千村民汇聚,把周围的房顶都坐满了。

雪山之书十三章(2):山歌行一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弦子节的组织既采用了文化社成功的模式,如各村男女分组,交叉比赛、歌词现场翻译、评委记分等,也延续了社区活动习惯的分工形式,如后勤由老年协会操办,他们大事小事都亲历亲为,做饭则聘请几个小工,一个总管,两个厨师,几个女人打杂,每人每天20元报酬。文化社请来帮忙的主要有三个评委:升平镇的康主,查里顶的白扭,溜筒江的伍堆;做藏文和汉文歌词记录的青米次仁老师和两个女孩。斯朗伦布和木梭分别担任设备管理和主持人。

早上9点20分,木梭宣布比赛开始。规则是男女队边舞蹈边对唱,一方领唱,另一方回应,如此算一个回合。每场时间控制在2小时以内,中间完成数个回合。然后由三个评委根据各队的演唱水平和服装等标准打分,评出一、二、三等奖。

今天最先出场的是六社的男子队和七社的女子队。女队有15人,年级最大的65岁。男队16人,领舞的是拉着弦子的斯那多吉和阿古嘎。经过抽签,确定男队领唱。他们选的曲子是“拉拉琼色”。只见男女两队围成一个圆圈,男队唱道(木梭翻译):[3]

莲花圣洁的上师,

住在我们的村庄;

带来幸福的领导,

来到我们的家乡。

快乐的朋友们啊,

在我们这里相聚。

如此快乐和幸福,

是三宝给予恩赐[4]

舞步如金鸡飞旋,

心情和舞姿美妙,

需要慢慢地品味。

 

女队以“呀尚哟”的曲调回应道:

年轻朋友喜相聚,

围成一个欢乐圈,

亲手栽培柳林园,

四方友人喜相逢。

朋友在此相聚时,

尊贵上师赐欢乐。

尊贵上师光临了,

尊贵领导也来了,

来了来了都来了,

金色宝瓶降临了。

宝瓶插着孔雀翎,

孔雀羽毛作装饰。

法螺吹响佛法传,

佛法指引解脱路。

众生乘上解脱舟,

走上涅磐康庄道。

 

开始的一唱一答,一定以“相聚”为主题,男队唱迎接,女队唱到来。相聚的地点是快乐舞场,相聚的目的是同走解脱之路,其中包含着佛教的寓意。而先迎请“上师”,再迎请“领导”,则显示了历史潮流对藏族民间歌舞的影响。

以前我多次看过弦子舞,也跳过。但这几天的考察,每天看,每天跳,才意识到其中一些奥妙。对外人来说,注意力都放在学习多变的舞步。而对当地人而言,编歌词才是最有意思的。弦子歌词都有固定的曲牌,如“索呀”、“拉萨布姆”(拉萨姑娘)、“次里甲姆”(美丽的汉族姑娘)、“遮帕玛”(父母恩情)、“瑟哩哩查拉拉”(铃铛声)等。每种曲牌有固定的曲调和舞蹈动作,歌词也有约定俗成的表达内容和格式,但必须根据现场的情况临时编歌词,不仅内容要符合实际,而且男女对唱的形式也要巧妙对应。领头的人想好歌词,马上顺序传达给本方所有成员。混在舞蹈行列中的外人,听不懂大家唱什么,根本参与不了歌词传递的过程,也就无法成为弦子歌舞真正的参与者。

今天早上第二个回合,六社男队唱了一段深情的曲调:

辉煌灿烂的金太阳,

升起布达拉宫顶上。

太阳照耀着妙宫殿,

千村万家沐浴温暖。

赏心悦目的银月亮,

升起在茫茫海面上。

明月升起在大海上,

辉映着无边的世界。

 

金子般的朋友相聚,

于今已有许多日子。

只为了要与你会面,

我长途跋涉去外转。

外转的道路太遥远,

令我无法与你相聚。

只为了能和你会面,

今年我走上内转路。

我在内转的路途中,

点燃了敬神的香火。

香烟袅袅直上青天,

祁愿我们尽快相见。

 

这段歌词用转山做比喻,表达了盼望与朋友相聚的心情和所做的努力。神山是弦子曲中不变的主题,所有的赞美、比喻都围绕这个主题展开,如:

大地最初形成之处,

那就是高高的雪山。

又如:

我往高高的山上走,

遇见小小的菩提树。

树儿发出淡淡清香,

我点燃敬神的香火。

敬神的香火烧得旺,

大地才能风调雨顺。

大地从此风调雨顺,

庄稼才能五谷丰登。

 

我从山腰一路走来,

遇见了美丽的鲜花。

五彩鲜花实在漂亮,

点缀了今天的舞场。

 

我沿着山谷往下走,

采集香柏与你相会。

香柏树枝散发清香,

把它用做祭神供品。

供品献给庄严之神,

神灵赐予我们恩典。

雪山之书十三章(2):山歌行一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我们有多久没听到对自然之神表达虔诚之意的音乐了?可在《诗经》、《离骚》的那个年代,人们就是这样对着星空、大河和山野歌唱的。弦子和锅庄也好,遍布山巅和路口的嘛呢堆也好,迎风飞舞的风马旗也好,都是藏族人创造的“环境艺术”。在群山环抱的德钦,人们至今还可以借歌舞与山野传情达意。我记得一个牧羊姑娘给我讲过羊的各种表情。我想,德钦人熟悉山的表情,也知晓山的心情。他们经常把某某神山叫做“阿尼”(爷爷),尊敬和爱惜都含在其中。

七社女队回应之后,六社男队又以“拉萨姑娘”的曲牌唱了一只动人的调子:

一棵美丽的菩提树,

那根子长得实在好,

树根随着流水伸展,

向深深的地下延伸。

流水潺潺四方汇来,

金色鱼儿在此相聚。

可爱的金色鱼儿啊,

没想到能在此会面。

 

一棵美丽的菩提树,

那根子长得实在好,

树根随着石头伸展,

朝坚硬的岩石延伸。

延伸到坚硬的岩石,

威武鹰儿在此相聚。

菩提树啊枝繁叶茂,

一直长到蓝天之上。

 

我要把参天的大树,

献给那心爱的上师,

要把这欢快的舞步,

跳到遥远的印度去。

要把这欢快的舞步,

跳到遥远的汉地去。

从印度又到那汉地,

处处一同翩翩起舞。

金色般的弦子舞场,

金色般的弦子舞伴。

 

歌中让金鱼顺着大树向下游,让鹰儿顺着大树往上飞,比喻形象而动人。我还读过另外一段歌词,更充满浓郁的情感:

印度秀丽的高山上

有棵没有斧痕的树

不忍心砍它绕三圈

舍不得回望它三次

 

建塘宽广的草原上

有匹没有备鞍的马

不忍心骑它转三圈

舍不得回望它三次

 

远方美丽的村庄里

有个漂亮的未嫁女

不忍心娶她转三圈

忘不掉回望她三次[5]

这些男女对唱的舞曲,简直就像情歌那么甜蜜。跳的时候,一个圆圈分为男的一半,女的一半,你唱我答,在比赛智慧和反应能力的过程中传达诗情画意。那思绪不是在离群索居的闭塞房间里酝酿的,而是在欢乐喧闹的舞场即兴喷涌而出的。只要弦子一响,脚步一动,那些种地放牛的村民便都成了诗人。每一首诗都经众口唱和而成,每一首诗都在对唱中才获得生命。诗歌或许就是在舞蹈和对唱中诞生的吧?至少在乡下,诗歌仍然在舞蹈和对唱中流传。



[1] 参见斯郎伦布“卡瓦格博神山下的生活”,《回归》第三期,2008年。

[2] 参见斯那农布、泽仁尼玛《德钦藏族民间歌谣集成》7页。

[3] 本文弦子歌词的汉译,均根据木梭的现场口译,并征询斯朗伦布、斯那多吉、扎西尼玛等人的意见整理。

[4] 三宝,指佛、法、僧。

[5] 斯那农布编著《妙语欢歌》175-176页。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