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亡人的躯壳  

2010-03-20 09:19:0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3月3日,43岁的杨昆因病辞世。我与他相识十年,却无法在回忆中把他合为一个整体。每个部分都是零散的,有如一面打碎的镜子,即使粘贴复原,照出的形象依然只存分割的片段。

葬礼那天来了数百人,其中最多的一群,是杨昆母亲请来的。作为信仰基督教的农民,她邀约来了几十位教友,身穿白袍,吟诵圣经。杨昆没有说过他本人也信仰基督教,但此刻,他的躯体躺在玻璃罩子下面,身上盖着一幅印着十字架的被单。他的脸上化了粧,有点陌生。我怎么看都觉得他已经离开了这具躯壳,就悬在大厅的上方,微笑着,甚至有点嘲讽地看着人们歌颂他的生前业绩:上过大学,教过英语,留学澳大利亚。最重要的是,举办过一个叫做“云之南纪录影像展”的电影节。

旁边一个中年妇女用圣经的语句大声祷告:乞丐会死,富翁也会死。平民会死,国王也会死。死亡让所有人回归平等。

我脑海里,冒出川端康成从佛教的角度讲的一句话:

“若是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反而更能畅通无阻地通往安乐净土。”

有过诸多经历的杨昆,有过不多经历的杨昆,一无所有的杨昆离开了人世。他留下的,大概只有一屋子的纸箱子,里面都是电影碟片。此刻,他悬浮在大厅上方,很快要赤条条地升入众生平等的天国。他化了妆的身体却还是固执地留在我的回忆中,电影似地划过,某一帧忽然跳出来,定格,消失,另一帧又跳出来,定格,消失,如此循环往复,直到我渐渐把他淡忘为止。

隔天,我跟一个认识他的藏族朋友提到此事,她说,人死的时候不能难过,否则会妨碍他轮回转世的。我顿时感到释然,便想起藏族村民旺扎在他的影片结尾配的一段画外音:

她们来到这个美丽的地方。

她们离开这个美丽的地方。

他说的“她们”,既是那些“阿佳”(老婆婆)会生病会腐烂的躯壳,也是她们会唱歌会微笑的生灵。

我们面对一具躯壳深感悲哀,可又如川端康成所言:

“唯有大自然比持有这种看法的我更美。”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