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废墟昆明  

2010-05-18 10:09:18|  分类: 昆明印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两年昆明以“城中村”改造为名义的拆迁,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无论城内城外,大小街道,处处都看到一片废墟,感觉像一场地震或战争过后的惨状。村民、市民抗议的标语,一律变成白布黑字,如同丧葬的经幡。人人都在担心自己的家忽然被开发商看上,或被单位领导把整个小区打包卖掉。村民市民的控诉,学者向中央的呼吁,至今毫无效果: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2905401&PostID=23875680

http://blog.sina.com.cn/zhuxu3443

这是昆明的第二次整体拆迁了。1990年代中期,为了迎接1999年国际园艺博览会的召开,作为主办城市的昆明开始了大规模的旧城拆迁。短短四、五年间,老昆明几乎全部消失。代之而起的,是匆忙搭建的方盒子高楼和数百座城中村。今天的城中村和周转房小区,并不是村民和市民私搭乱建的产物,而恰恰是政府一手造就的。如今又说这些建筑是脏乱差,要推平重来,哪里还有什么道理可讲?难怪五家堆的农民会提出质疑:

“农民千辛万苦建房为生存,政府千方百计拆迁为哪般?”

第一次拆迁的时候,在市房管局所属拆建经营公司就职的耿云生,被安排做拆迁的资料拍摄工作。他没有敷衍了事,而用了七、八年时间,全面纪录了拆迁的全过程。他的镜头很少对准房子和废墟,而是对准普通的市民,拍他们的生活,拍他们对拆迁的态度,拍他们怎么搬家。他为1990年代中国的城市拆迁作了一份非常扎实而系统的影像档案。并且,由于21世纪初年城市土地兼并再次掀起狂澜,老耿的记录《昆明往事》(中国摄影出版社2001年),不幸成了未来的一个预言。

云南作家雷平阳用诗歌这样诉说:

“是街道,

就得永远躺在手术台上。

是房屋,

旧了,

就得押赴刑场。

是城中村,

尽管它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那就不是故乡,

它是脏乱差,

就是藏污纳垢的温床,

它就必须在推土机开来之前主动投降。”

昆明城市的生活传统,滇池坝子的农耕文化,已经被摧残殆尽。大旱半年,农村人靠着城里人送矿泉水度日,乡村之凋敝和破坏可见一斑。人祸不绝,天谴或将降临吧。

 

 

  评论这张
 
阅读(82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