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追溯生命的源头(2)  

2010-07-19 09:28:1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溯生命的源头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On the  move 迁徙
 

牛群向另一个牧场迁徙,摇篮摇晃在牦牛的驮子上。On the  move, 有遮挡风雪的布幔,有驱赶野狼的铜炮枪。整日在山沟里的行进,使襁褓里的孩子沉入遐想:山脚开着花么?山头下着雪么?穹隆般笼罩着的,是搭在山和天之间的光绳么?(藏族传说,藏王曾用光绳往返于天界和人间)。

 

追溯生命的源头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durability 持久
 

掌心相合,山坡上,坐落着法国人的天主教堂。传教士从海边的低地,沿着湄公河攀爬到不毛的山野,在绛红色寺院的包围中,用牛毛绳圈下了天主的一块地盘(云南藏族传说,传教士当年请求村民给一块牛皮那么大的地建教堂。村民同意了。不料传教士把牛皮剪成细绳,圈走了大片土地)。除了院墙里五棵黄色的树,从山谷到山峰一派荒凉。青藏高原实在太高,只适合简朴而耐久的(durability)佛法生长。

 

追溯生命的源头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A moment in red 红色
 

2 细节

山是湄公河的源头。作者把山作为这组新画的基本意象,就如他过去把海作为绘画的主角一样。这两个主角在自然中是互为依靠的,但能把它们用色彩联系起来的图画,还不多见。在上述作品里,山还显得遥远,不像作者笔下的大海,透露出无穷的细节。可以说作者往高原出发,是走上了一条漫长的转经路。随着旅途的延伸,他的眼睛会日益敏锐,四季的变化,生命的轮回会在他的画笔下更加地活跃,丰富起来。有三幅作品,为我们透露了这样的信息。

一幅是“红色”(A moment in red),一片绛红色袈裟的背影中,一个红色的僧人的背影。这画面,立刻在我心里唤起德钦那首著名的民歌:

我最喜欢的颜色,

是在白色上面再加一点白,

就像白色的岩石上落了一只洁白的雏鹰。

我最喜欢的颜色,

是在绿色上面再加一点绿,

就像绿色的核桃林里飞来一群翠绿的鹦鹉。

马来西亚的渔民或许有很多种关于蓝色的词汇,如同藏族能在白色的冰雪里看出许多细微的色彩变幻一样吧。画笔如何才能有他们的眼光那样敏锐呢?

 

追溯生命的源头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On my back, on my haert 我的外表,我的内心
 

第二幅的双联画,包含着两个”detail”(细节)。极其简单的两个背影,女人的前面,男人的后面。一件藏人最爱穿的丝织外衣,复杂的印花图案,一件深红的毛衣,红色与黄色的微妙变化。这变化衬托着一串红绳挂着的佛像、活佛像和护身符。这细节不仅浮现在衣服的外面,也深藏在心的里面。

 

追溯生命的源头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Shadow Tale 影子
 

第三幅描绘了投在地面的影子(Shadow Tale),由光影来讲述的故事。是个女人,因为她穿着围腰。粗糙的健美裤没有套在脚上,而是拖在解放鞋的外边。去背牛粪或垫圈的叶子,就顾不得打扮了。藏族的女人是家务劳动的主要承担者,也是农业劳动的主要承担者。这一点,不必看她们汗湿的面孔和后背,只要看她们的影子便能明白。女人的影子,比她们短暂的容颜留下更多话语。

 

追溯生命的源头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The watcher 观
 

3 形象与心像

作者的画很少正面描绘人脸的表情。即使这幅被标为“观”的作品,位于前景的妇女也闭着眼睛。关上了心灵的窗户,不再借双眸传情达意。反而,后面壁画上的天神才是watcher, 他圆睁着两眼,仿佛洞悉老人的一生。但,老人闭上眼睛,内心却在冥想,默念着向佛祈祷的咒语和经文。此刻,她内心的窗户正缓缓打开。她放弃了外在世界的图像,是为了清楚地查看内在世界的黑暗和光明。所以她的面孔凝结了,视线收到身体之内。她如同一尊佛像般地尊严。观。

作者是否在用这样的形象述说他的体验呢?从外表看,他以大海为主题的水彩画绚丽斑斓,水的反光,花果的五颜六色,织物色调的千变万化,强烈地吸引着观看者的眼睛。但是,他喜欢选取身体的局部,舍去最有表达力的眼睛和脸庞,多描述腰以下的部分,以及很少变化的赤脚。这批湄公河上游的作品延续了作者一贯的手法,但因为外在的极其跳跃的色彩被一种大的光影调子所取代,如绛红色,而这相对统一的色调又与藏族的信仰相呼应,作者便越来越脱离绚丽外表的诱惑,逐渐沉浸到画的深处,人物的内心深处。通过向外的观看,进到向内审视的层面。画面依然细腻,可写实的画面却透出某种哲学的意味。形象在被注视的那一刻转变成了心像。

扫视人间的凡眼,和注视内心的天眼相互交织,将为作者的绘画提供更复杂的内容,会让我们在绚丽但深邃的图像前长久地停留,而忘记奔赴人生的旅程。 
 
 

在作者的心像中,水的背景变成了山的背景,寒冷代替了炎热,凝重代替了柔和,安如磐石代替了活泼流动。湄公河的上游和下游如此不同,它的植物,它的动物,它的容颜,它的服装,它的天空和信仰,都随着海拔高度的变化而改变。这条纵贯青藏高原和东南亚的第一大河,是孕育数千万人类和无数非人类生命的母亲河。它体现的生物和文化多样性,为我们的生活,也为我们的艺术提供了丰富的思想和颜色。作者有个愿望,想走遍这条河流,并用水彩画笔记录他的所思所见。这将成为一次朝拜生命之源的朝圣之旅。旅程的一头是海,一头是山。

没有见过大海的山里人,把许多湖泊都命名为“海”,洱海、那帕海、碧塔海,阳宗海。“江措”(rgya mtsho,海)是藏族人最富想象力的词汇之一,也是他们最喜欢用的名字之一。我很好奇,湄公河下游的居民,又用什么字眼描绘这条河流灌溉的土地呢?同时也想知道,画过许多的山以后,作者对海洋,是否又有别一番感受?

希望有一天,这条大河上游和下游的人们,能借郑辉明的作品,看到对方眼里和心里的图像,读懂彼此的语言。

 

 

 

  评论这张
 
阅读(6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