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十五章:转山笔记(1)  

2010-07-28 11:19:12|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山之书十五章:转山笔记(1)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我们的转山队伍

 

       2003年是动荡的一年,先是国内闹得人心惶惶的非典,之后是震惊世界的伊拉克战争。人们不愿再出远门旅行,龟缩到自己的小天地里观望时局的变化。

       就在此时,十多万藏族人从四面八方徒步走路到德钦,围绕卡瓦格博转山。我有幸参与其中,获得了一种超越日常生活的特殊经历。转山过程中,我用日记和录像的形式记下每天的所见所想,回来后,整理为下面的笔记。

  

1。一个电话,决定要去转山

2003年6月4日 晴  云南省博物馆办公室

香港(中国)探险学会张凡来访,说他们在德钦县的阳朝桥设了医疗接待站,专门为到卡瓦格博转山的朝圣者服务,并劝我去调查,说现在来的人已经很多了。

6号,做环境保护项目的李波打来电话,说他去德钦时,有人建议他去云岭乡看看当地的学者仁钦多吉。他顺路去了,很吃惊:仁钦多吉从迪庆藏医院退休后,用自己的钱,在家里建了一个卡瓦格博博物馆。李波想到我在这一带做田野调查,建议我去看看能帮仁钦老师做点什么。

我当天便打电话给仁钦老师,他说你最好要么现在来,要么月底来。我问为什么,他说他一家本月15号要去转卡瓦格博,大概10天以后才回来。

在藏区的各个地方,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神山。每个神山都有自己的属相。藏族朝圣者要根据这些大山的属相,每年到不同的山转经,即围绕山徒步旅行,作为修行和祈祷的一种方式。2003年属藏历水羊年,是卡瓦格博的本命年,60年才得一遇。据经书讲,在这一年围绕卡瓦格博外转,能积累比平时祈祷大得多的功德。早在一年以前,各地的藏族,以及周围的朋友就在谈论准备转山的事。我的本命年正是羊年,所以已经许下转山的愿,原定10月份陪美国公众广播电台的比尔去。听说仁钦老师要去,知道他编过《雪山圣地卡瓦格博》一书,心想先跟他去探探路也好,便当即请他等我到德钦,和他一家转山。他说同行的有六、七个人,还要准备马。我最担心下雨,他说这几天德钦没雨,出发问题不大,到山上下不下雨就管不着了。

订的飞机票是明天早上7点多的,到香格里拉(中甸)县只有每天一班早班飞机(旅游旺季加航班),如果一早搭出租车从城里走,到机场约20分钟。但非典(SAS)期间,机场检查很费时间,所以决定今晚住到机场附近的宾馆,免得清晨5点就起床。

 

    6月11日 阴  昆明机场—德钦县

早上5点多还是醒来了,背起包到机场宾馆总台结帐。冒着小雨,走10分钟到机场二楼的进站大厅,经过门口时被仪器验了体温,不发热,于是填表,办登机手续。人比想象的要多,乘车到停机坪时遇见一个国际环保机构的负责人,才知道今天她和一大帮省政府官员去中甸开现场办公会。这个美国的非政府组织1999年来到云南,在迪庆藏区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项目。该地区这些年以“香格里拉”(Shangri-la)闻名海内外,吸引了大批游客、探险家和学者。

8点20飞机到达中甸,阴天但没雨。马上乘出租车从机场直接赶去车站,买了9点20的德钦班车票。半年多没到德钦,路大部分铺了柏油,12点不到就到了吃中饭的奔子栏乡。这里海拔只有1000多米,隔金沙江和四川的德荣县相望。两边都是藏族,可奔子栏地势较宽阔,有水源,明显富裕一些。

还是在东竹林寺巴卡活佛家开的旅馆吃饭。正好活佛在家,一见我,便笑嘻嘻地拉着手问候。我问他什么时候去转卡瓦格博,他指指下垂的眼皮说,福气不够,所以没去。

班车翻越4000多米的白马雪山,除了山顶有段弹石路,其余的都是柏油路面。

到距离德钦约半个小时的雾浓顶,对面的卡瓦格博云雾笼罩。汽车忽然停下,上来一个人检查证件。他眼睛尖,直接走到我面前,问我从哪里来。我用昆明话回答说来调查,他看看身份证,笑笑下去了。原来是检查非典的,他知道昆明尚未发现这种病,所以没拉我去隔离。

4点到达德钦汽车站,人很多。我一眼就看见披着长发的当地诗人扎西尼玛,他安排我住进酒店,下午,又陪我到小小的德钦街上买转山用品。考虑到路上大部分时间要在野外过夜,又是雨季,我买了一块遮雨用的塑料布,一块睡觉防潮的羊毛垫子,一顶牛仔布的宽沿帽,还有一双丽江人做的高帮牛皮靴。

德钦县城是深陷在峡谷中的一座小山城。这些年,有老板在附近山上开矿,造成严重的山体滑坡,使县城随时面临泥石流的危险。所以,是否要搬迁县城,一直是当地人热衷的话题。县城的对面,就矗立着卡瓦格博巨大的白色屏障,五座雪白的山峰一线排开。一条长长的冰川从主峰流淌而下,插入森林中。冰川延伸的明永河喧闹地汇入澜沧江。近几年,每年夏季都有登山队员的遗骸出现在冰川中部的台地上,据说还剩一具尸体还没找到。

 

2。九龙顶的博物馆和大峡谷

6月12日 多云  德钦---九龙顶(海拔2210米)

下午2点30,和扎西尼玛、北京来的自愿教师马骅乘中巴车去九龙顶。这条路既窄又烂,非常危险。马骅说他第一次过时,朝左边的窗子望出去,轮子好像悬空似的,吓着了。司机是本地的小伙子,开得很溜。但今年德钦沿江的路上,已经有几辆车翻到江里,人全死了,有一车拉的都是小学生。

坐在旁边的还有一个男子,说他叫歪哥,是画画的。他最近专门画卡瓦格博。

4点到达云岭乡所在地九龙顶,这是个德钦藏语的译音,原叫“九同顶”,意思是有很多杨柳的地方。九龙顶位于澜沧江边的山崖拐角上,夹在海拔6740米的卡瓦格博和4000多米的扎拉雀尼两大雪山之间,放眼看去,四野很少植被,险峻的山体从雪峰直落江底。无论朝江的上游或下游眺望,都是层层叠叠的山峦,景色开阔粗犷,没有一般峡谷地带憋闷的感觉。

仁钦多吉老师的家靠近公路的下段,高石阶上,由灰砖平房和两层楼房围成小院,很干净,四周都是苹果树,绿荫荫的。进大门处按照乡下的传统,用几截木头插在两边的门柱里,挡住牲口,但人要抬高了腿才跨得过去。

仁钦老师把我们三个安排到二楼的大房间住,然后坐下来聊天。原来,这里以前是乡农业银行的房子,他花钱买下来,办了一个卡瓦格博博物馆。仁钦老师60多岁,现在退休了。他的老家在离此地十来公里的山沟里,一个叫南左的小村子。他对本地的历史文化尤为关心,和从德钦到北京工作的藏族学者祁继先合作,收集整理有关卡瓦格博的资料,出版了《雪山圣地卡瓦格博》。这本书流传到各藏区,很多阿觉娃(当地人对外来朝圣者的称呼)都拿着它来转山。

和仁钦老师聊起本地的历史,他告诉我们,九龙顶以前缺少水源,除了沟下面一个叫日嘴的小村子,只有9户人住。1950年代初,政府动员10多户没有土地的穷人搬来坡上,建了个名叫“解放新村”的村庄。为了改善水土,藏族人依照传统,在定居点周围种了核桃树,又按政府的安排,种了桉树。他们还修通水渠,从山上的红坡引来山泉,浇灌土地。慢慢地,四周有了一片片绿色,生活也变得舒适了。1985年,云岭乡政府从江边的嘉碧村搬上来,因为这里靠近公路。现在,该乡辖36个自然村,分属5个行政村:查里通、红坡、果念、西当、斯农,乡政府所在地九龙顶约有200多人口。 

九龙顶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我后来给它归纳了下面三条:

其一,这里是茶马古道的必经之地

历史上从德钦到西藏的贸易通道,主要有两条:一条是从大理或丽江出发,经金沙江流域的奔子栏到阿墩子(德钦),然后进藏;另一条是沿澜沧江河谷往北,经维西、燕门、九龙顶到阿墩子,然后进藏。九龙顶是第二条路上的中转站,过去的6户人家为过往的马帮提供食宿和牲口的草料。以前到这地区传教和探险的外国人,进入西藏时大都要经过此地。1985年,这里成为云岭乡政府所在地之后,澜沧江峡谷里便多了一个人和物的中继点,公路从村里穿过,两边排列着乡政府、卫生院、兽医站,几家小商店、小饭馆,还有白墙平顶的两层藏式民房。每天有一班中巴往返德钦。来往于德钦和燕门乡、巴迪村、维西县的班车,每天也要经过这里。到冬季,如果白马雪山被大雪封住,经过九龙顶的德(钦)――维(西)公路,便成为德钦县城连接云南内地的唯一通道。

近来,德(钦)――维(西)公路作为沟通三江地区的主干线,正在重新修筑。这条公路的开通,将大大促进德钦及西藏东部地区与内地的经济文化联系,堪称现代的“茶马古道”。九龙顶的重要性,也将随之得到提升。

其二,这里是三江并流保护区的核心地带

在“三江并流”(澜沧江、怒江、金沙江)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区中,九龙顶所属的云岭乡,正位于澜沧江的中段,两边隔着高山遥望金沙江和怒江,并且,它还面对该区域最高的山峰卡瓦格博。无论从地理位置或生物和文化资源的丰富程度来看,这里都堪称三江并流的核心地带。

其三,这里是卡瓦格博朝圣的必经之地

围绕卡瓦格博的外转经活动,已经成为影响整个藏区并波及海内外的重大文化事件。根据香港探险协会和我后来的不完全统计,从2003年4月到12月,有来自云南、西藏、青海、四川的十多万多藏族前来朝圣。另外还有来自中国的云南、北京、四川、浙江等地和国外的数十位探险者、旅游者前来转山。全程跟踪拍摄的电视台有中央台、云南台、浙江台等。而外转经的所有朝圣者,都必须经过云岭。

其四,这里是月亮湾大峡谷的入口

九龙顶的旁边就是景色壮丽的月亮湾大峡谷,站在村里人家的屋顶上,可以眺望一年四季,一天四时峡谷里光影云影的变幻。旅游者从此步行几分钟,便能进入峡谷区域。一直向下到澜沧江边,可以经过美丽的果念村、佳碧村、尼农村,沿雨崩河上朔至卡瓦格博雪山脚下的原始森林地带。

散步回来,仁钦老师领我们参观他的博物馆。两层砖楼的底层,便是博物馆的三间展室,面积约100平方米,一间是“卡瓦格博神山文化展室”,展出内转经和外转经路线图及解说、历代高僧大德留下的相关文献;一间是民族用品展室,展出了本地藏族使用过的生活用具、宗教用品及藏医药资料。第三间展室还没开放,仁钦老师打算在里面摆放一个“卡瓦格博雪山――八座宗(月亮湾峡谷)”的立体沙盘。

饭后,和仁钦老师顺着盘山公路散步。他这些天都在坚持跑步、散步,为转山做准备。我们走到村口的拐角处,风沿着傍晚的河谷吹来,把木杆上的经幡刮得扑扑作响。我们站在悬崖边眺望远处,要努力定住脚跟,才不至于被风吹倒。云岭的风是出了名的,当地流传一个笑话,说以前有马帮到这里,把马驮的垛子放下来歇脚,不料一阵大风刮来,一架驮子被卷走,粘在附近的墙上,贴了几天才落地。

北边,一排排山峦在夕阳下朝西藏的方向延伸而去,澜沧江穿过这无数灰蓝色的屏风,蜿蜒而来,再奔流1200多公里(湄公河全长4880多公里,澜沧江全长2130多公里,在云南境内长1260多公里),[1] 以湄公河的名字进入东南亚。仁钦老师指着群山告诉我:那里就是著名的“月亮湾大峡谷”。峡谷两边的高山像八根交叉的手指,夹持着澜沧江水,逼迫它一路绕成八道拐,形成极为罕见的连续大转弯。当地的传说,把这峡谷叫做“八座宗”,说他们原来是八个凶猛的山神,名叫格乐赞波宗、林山咱面宗、果念咱拉宗、大象鼻舌宗、江塘达姆宗、断山地堂宗、险岩帕从宗、悬崖头里宗。他们曾与佛教莲花生大师加持的卡瓦格博斗法,失败后皈依了佛教,成为卡瓦格博的护法神。

雪山之书十五章:转山笔记(1)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八座宗图   仁钦多吉画



 

[1]见陈茜等编《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基础资料汇编》1页。


 

  评论这张
 
阅读(90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