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十五章:转山笔记(8)  

2010-10-13 08:05:55|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 卡瓦格博洒了一把石子

6月20日 小雨转晴 热水塘-曲珠堆格(1800米)―龙普(2300米)

昨天只走半天,今天又起那么早,是仁钦老师特意的安排。他说前面有这一路最难走的关口:曲珠堆格。

我事先已经做好准备,要把过这道关口的经历拍下来。为此,我停在离曲珠堆格约10分钟路程的地方,从这里可以看到它的全貌:那是一片巨大的碎石滑坡,全部由公分石大小的灰白石子组成。这山正是卡瓦格博的主峰,它的顶端隐没在云雾之中,下部一直滑进奔腾的怒江,滑坡上没有路,每天转经的人走过,踩出一条细细的小道,下午就不见了。据仁钦老师说,相传当年有条黑蛇向山神挑战,从江的另一边冲向卡瓦格博的心脏,山神立刻朝它洒了一把“松尼”(烧香的五谷),黑蛇顷刻化成一座山丘,趴在江对面。松尼则变成了满山的碎石。

我先把镜头调成全景,拍摄小队其他六个人过关的情形。只见两个年轻的男人背着背篓走在最前面,接着是卓玛,两位阿佳,最后是仁钦老师。开始他们还走得比较快,等刚过一半的路程,步伐明显慢下来了。再走几步,有的人已经停住,犹豫片刻,又趴在坡面上,一点点往前挪。在巨大的滑坡映衬下,他们变成几个小小的可怜的昆虫。等他们全部安全过了滑坡,我把摄像机的录像按纽打开,举在右手,左手拄着竹杖,鼓起勇气朝这道鬼门关走去。

当我踏上滑坡的时候,才发现面前只有一条约两个脚掌宽的小路,还是刚过去的人踩出来的。右边连片的碎石忽然变成庞大的乌云,重重地压在头顶,脚底踩着的石头,随时可能滚落到深深的怒江里。我尽量朝右边倾斜身体,眼睛不敢看屏幕。四周那么寂静,耳朵里只剩下一种声音:我背包上挂着的军用水壶一左一右地摇晃,发出咕咚、咕咚的响声。

走到刚才他们停下的地方,路不见了。我一手举着摄像机,一手拿着竹杖,愣了一会儿。这时,次南尼扎从对面返回来了,他在为我踩路呢。我咬咬牙,把身体侧向山坡这边,慢慢朝他挪动。当他终于抓住我的左手时,我全身的重量都靠了过去。他的手很有力,仿佛将我从深渊里拽了出来,我的脚步不再犹豫,跟着他,渡过这条碎石的河流,一直走到对岸。

对岸,我们小队的全部人马都等在那里,笑嘻嘻地欢迎我。

雪山之书十五章:转山笔记(8)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曲珠堆格

 

15 察瓦龙 察瓦龙

越过曲珠堆格,往前的路不再有危险。拐过一个山嘴,可以远远望见这一路碰到的第一个小镇――察瓦龙(又叫扎那,prag lna,海拔1910米)。

察瓦龙,察瓦龙,这个名字早就如雷贯耳了。

辽阔的康巴藏区环绕在青藏高原的东部,自古以来便是西藏与四川、云南乃至内地交往的过渡地带。因该地区的主要民族以藏族和彝族为主,有学者将其称为“藏彝民族走廊”。所谓“康”, 并非一个专门的行政区划,它只是藏族古代的一种地理概念。藏语叫做“康”,有“边地”之意。原因是西藏的吐蕃王朝征服该地区后,把这一它视为自己的“边疆”。

藏族在习惯上又有“多康六岗”的说法,指的是康区的六个地域,据《安多政教史》等书记载,“多康六岗”是:

色莫岗:金沙江上游与雅砻江上游间的地区,大致为原四川甘孜地区德格土司辖境和青海玉树州的一部分;

察瓦岗:怒江、澜沧江间的察瓦龙(又写作察瓦绒),以及门空、左贡、察隅一带地方;

绷波岗:金沙江、雅垄江中下游之间的地区,包括四川的白玉以南、云南的中甸、德钦以北地区。

玛康岗:金沙江与澜沧江上游之间的地区,大致包括宁静山附近的芒康、贡觉及察雅、昌都等地。

玛扎岗:黄河与扎曲 (雅砻江上游)间的地区。包括青海果洛州及四川甘孜州的石渠、色达、道孚一带地方;

木雅热岗:雅砻江中游以东,以木雅贡噶(木雅热)为中心的一片地方。[1]

卡瓦格博神山地区,包括在上述六岗中的察瓦岗之内,它的山脊以东,是云南的德钦县,它的山脊以西,即背面便是西藏的察瓦龙,藏语的意思是“热带峡谷”,因其地处怒江峡谷两岸,气候干热的缘故。察瓦龙过去属西藏昌都地区察隅宗本,现为察隅县管辖的地域。从前广义的察瓦岗,还包括了今天云南的德钦县管辖的地盘。噶玛噶举派第二世活佛噶玛巴希在《绒赞山神卡瓦格博颂》里,便将该地区称为“南部察瓦岗”:

“向至高无上的尊师顶礼。虹光交射的地界,南部察瓦岗厄旺法台之上雄踞绒赞山神卡瓦格博。”[2]

实际上,自从我们翻过多克拉垭口,就进入察瓦龙的地界了。察瓦龙是西藏最靠南的一个乡,由于山川阻隔,交通不便,它与西藏的联系,反而不及和云南藏区的联系来得紧密。德钦这边几个村子的牛群都在察瓦龙的山上放牧,察瓦龙的日用品要云南的马帮运输。此刻,我们正加紧脚步,要赶到察瓦龙好好吃顿中饭。

然而,我们走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那看上去不那么遥远的一片平顶房,却还在前面的山脚下,似乎总也走不到。步子越走越慢,路旁的仙人掌越来越高,大得如同城里的行道树,可没有绿荫遮挡炎热的太阳。更让人烦恼的是,这条宽阔的山谷,看起来像一片连绵的台地,可台地中间被两条深沟截断。行走的人必须两次下到沟里,又爬到台地上。沟里有山泉流过,可以洗把脸,台地上除了仙人掌,到处光秃秃的,根本没有躲避阳光的地方。仁钦老师笑着说,无论什么天气走路,上到这片台地就会热得不得了。我感觉慢慢地拖着步子更觉劳累,干脆跟上两个小伙子的脚步,快速朝前赶。

察瓦龙!察瓦龙,你的炎热,今天算领教了!

从早上8点看见察瓦龙的房子,走到中午1点才到。街上人很少,两三家小卖部跟10多前乡村的供销社差不多。我们四处找餐馆,终于看见一家挂着“茶马古食店”招牌的小屋。进去二话不说,先买了啤酒就往嘴里灌。缓过气来,跟老板娘搭话,才得知她是一年多以前从丽江来的,她先到怒江的贡山,然后又到这里。见了云南老乡,她伤心起来,说每天晚上都会想家。

休息到两点出发,走进山沟,沿一条小溪朝山里走,到下午5点半,终于看见今晚的宿营地。那是坐落在一个乱石坡上的小庙,坡很陡,石头很滑,费老大劲才爬上去。

我们就住在小庙的走廊里。几伙转经人分别用石头架火塘做饭。山上没水,都吉次仁和次南尼扎提着锅下山找水,卓玛也下山去村里买蔬菜。菜没买着,买了10个鸡蛋,就着快餐面饱饱吃了一顿。

雪山之书十五章:转山笔记(8)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雪山之书十五章:转山笔记(8)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察瓦龙到了 





[1] 参见任乃强、泽汪多吉“多甘思考略”,载“西藏网”。


[2] 张国华译文,见《迪庆方志》1992年2期。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