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方僧的行囊

用牧人的眼睛 看这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因幻想而上路, 在路上讲故事。 图文除署名外均为原创。 这里就像作者的个人图书馆。 欢迎阅读交流,引用请注明出处。

网易考拉推荐

雪山之书十五章:转山笔记(9)  

2010-10-27 08:21:22|  分类: 雪山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格布的大喇叭

6月21日 晴 龙普―堂堆拉卡(3352米)―格布村(2340米)

雪山之书十五章:转山笔记(9)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第二天一早,便要爬堂堆拉卡。从龙普爬堂堆拉卡的坡度很陡,但和同伴边说话边走,不觉得怎么累。到半山的时候,又见到来自西藏阿里地区的尼姑阿尼觉姆(大家都这样称呼阿尼贡曲吾姆)。她穿着赭红色的僧装,个子很矮,背有点驼,一只眼睛不好,但整个人却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她说起话来声音很大,笑起来毫无顾忌。似乎她内在的精神已经不需要外型的包装。说真的,从第一次见面,我对她就怀着敬仰的心情。她的生活方式,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大部分时间都在云游四方,听说她曾在格布的山里修行过好几年,被当地干部知道了,要让她走,她又到德钦卡瓦格博的山洞里住下。这座山,她已经转了40多圈。她转山几乎不用带什么东西,沿途都有朝圣者和村民提供吃的睡的。即使没人接待,我想她也可以用修行的方式走过来。

中午在拉达村吃过午饭,我们又顶着大太阳前进。出去不多远,又路过一个危险的地段,那是江边一处悬崖,路窄得只有脚掌宽。这样的地方我们已经过了好几处,但今天刮着大风,脚跟站不稳,就显得有些紧张。刚才我就在一路拍摄阿尼觉姆和大家的聊天,她总是又说又唱,让周围的人快乐无比。此时,她一边讲着笑话,一边在前后两个人的扶助下走上悬崖。一阵狂风掀起她赭红色的长袍,至今回忆起那一刻的印象,耳畔还会有风声呼啸而过。

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格布(dkar po),它夹在山沟里,是个干热缺水的村子。村里老老小小人来人往,有的背着大捆的麦子,有的背着一人多高的塑料桶,到很远的地方背水。那桶别处见不到,像扛在背上的一门大炮,显然是为此地特制的。在小卖部的走廊下休息一阵,我拿了毛巾,想去水沟里洗洗脸。但找了几处,水都浅得没不住脚背,而且有点脏。我实在不耐烦,想将就着洗一下,沟边烧茶的转经人连忙阻止我,说往上走一段要干净些。我朝前走了十多分钟,仍然没有找到大的水源,见水质稍稍改善,便用口缸勉强舀了半缸水,抹了一把脸。

雪山之书十五章:转山笔记(9) - azara - 游方僧的行囊

 

今晚还是住在村里寺庙的前廊,锅灶就搭在院墙根下。淅淅呖呖下过一会儿小雨,天又放晴了。我没事,自告奋勇去买蔬菜。此前在龙普就有教训,那时卓玛到村里买蔬菜,转来转去都买不着,好说歹说才买了几个鸡蛋回来。这会我先在村里闲逛,专门看各家的菜地。没看几家,就碰见一个中年女子,我连忙比划着问她有没有种菜。她听懂了我的意思,领我到一块小菜地,种的正是我想要的小白菜。采了一把,问她要多少钱,她说不知道。我按城里的价格心算了一会儿,递给她一元。回来以后,女人们把我数落了一顿,说这里的东西怎么能照城市里的算法,至少该给人家5元才对。当然,再去补钱不好意思了,到另一个村子改正吧。

今天的晚饭比较丰盛,有米饭白菜煮琵琶肉汤和村里买的鸡蛋。

吃过饭,大家都围着寺庙转经。过一会儿,又传说小卖部的歌厅可以跳舞,年轻人都跑去,我也拿着摄像机去赶热闹。歌厅在小卖部的下层,里面外面都挤满了人,顶棚吊着一个昏暗的灯泡,一台录音机轮番播放迪高和藏歌,音量调到最大,谁说话都听不清。看我提着摄像机进来,人们都笑着让开一条通道。密密匝匝的人群大多是看热闹的,当中留出一小块空地,跳舞的人分为两排,一排男,一排女,都只有十多二十岁。他们手拉着手,随着音乐的节奏摆动,一排进,一排退,在现代的舞步中掺进了锅庄的味道。

1997年我刚到卡瓦格博地区调查,村里还没有歌舞厅。过一年,西当村公所的干部就买了一套音响加电视,摆在一楼的一间屋子里看节目,唱卡拉OK。再过一年,村医小虎已经承包了这间屋子,开了一家歌舞厅。每天晚上,村里的姑娘小伙总要到这里聚会。这样的场所,和打台球的地方一样,成了乡村现代化的标志。“到歌厅去!”成为当地年轻人最时髦的语言,就好像去参加一个秘密结社,又好去像过节。

格布比云南那边的村子闭塞得多,在这里,歌厅更像年轻人的教堂,本村的、转山的男女青年都聚集到地下室一般狭小和拥挤的屋子里,等夜幕降临以后尽情狂欢。我和几位老人都睡下了,寺庙外的院子里,疲倦的转山人大多也睡了,但我确定没有人睡得着。架在小卖部房顶的大喇叭,向黑夜播放着刺激的音乐,又被周围的大山反射回来,使山谷变成了一个有节奏震动的音箱。在舞曲间歇的时候,不断有人高声邀请某某村的某某献上一曲。从旁边的铺上,不时传来辗转反侧和叹息的声音。可是没有人起来抗议,连本村人收了一天麦子,背了一天水,也不出来说句话。到了夜晚,格布就被年轻人占领了。香格里拉的白天属于过去,它的夜晚,毫无疑问属于未来。

到了2点,喇叭里的声音更响,我抓着电筒爬起来,直接走向该死的小卖部。老板是个小伙子,他在二楼卖东西的柜台前悠闲地呆着。我尽量客气地说话,说请把喇叭关了,村里的人忙了一天,要睡觉。他安静地回答:他们很喜欢这样热闹。我又补充说,转经的人明天要早起,需要休息,关上外面的喇叭也可以跳舞,对吧。他同意了。

这天晚上,我们只睡了两个小时。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